经典书库>文学名著>董丛林>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1章 第一朵浪花

《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1章 第一朵浪花

董丛林作品

  耶稣诞生六百多年以后,他的一批并非嫡传的门徒来到了中guo。不过,

  他们的身分,又过了将近一千年才为世人理解。

  如果说,龙与上帝的关系史像一条源远流长的河流,那么,它的第一朵lang花发端于何时何地?对此有多种说法,但至今仍保持最权威证者身分的,是一方名叫“大秦景教流行中guo碑”(通常简称“大秦景教碑”)的石刻。所谓“大秦”,即东罗马帝guo;“大秦景教”,乃基督教的一个支派。大秦景教碑提供了基督教起码在唐代即传来中guo的确凿证据。

  此碑诞生于唐德宗建中二年(78年),湮没于地下达数百年之久,到明天启三年(1623年),才因偶然的机遇,在陕西省出土,重见天日,现藏陕西省博物馆。碑高2.36米,宽0.86米,厚0.25米,上端镌有十字架图案和碑名,碑身上刻有1780个汉宇的碑文,碑底和两侧是古叙利亚文的70多位景教士的名录。这方碑碣犹如一个饱经沧桑的耆老,向人们宣示珍贵的史实。

备受皇家礼遇

  古碑告诉我们:唐朝贞观九年(635年),“大秦guo”一位名叫阿罗本(alopen)的景教士,不远万里来到中guo都城氏安,被唐迁“宾迎入内”,留在皇宫书殿里翻译经文、太宗李世民披阅其译经之后,“深知正真,特令传授”。贞观十二年(638年)七月诏曰:“阿罗本远将经像,来献上京,详其教旨,玄妙无为……济物利人,宜行天下。”遂命在京师义宁坊造大秦寺(初称“波斯寺”,即景教教堂)一所,置教士对人。不久又让人将自己的肖像画于寺壁,以示光宠,故有“天姿泛彩,英朗景门”之誉。

  高宗李治,对景门恩泽愈加,不但仍崇阿罗本为“镇guo大法主”,而且在诸州遍置景寺,一时间出现了所谓“法流十道,guo富元休,寺满百城,家殷景福”的盛况。

  武则天执政期间和唐玄宗李隆基即位初年,景门虽曾遭到过佛、道两家的攻汗,但因景教士们能干方百计地取悦皇室,使其教维持了下来,并很快时来运转。玄宗虽说迷恋杨贵妃到了不早朝的地步,但尚有心思关照景门,曾派遣他的一兄四弟qin临景寺,建立坛场,并将皇家五代祖宗的画像陈列寺中,又诏令景教士十多人在兴庆宫诵经习教。

  其后,在安史之乱中只做了五、六年皇帝的肃宗李亨,也还想到在他即位的灵武和另外四郡,重建被战乱破坏的景寺。代宗李豫表现得更为礼貌,每逢圣诞节,不但赐下几炷“天香”以示庆贺,还要设宴款待教士们。随后的德宗李适,效法先祖,对景门亦颇尊敬。大秦景教碑即诞生于他在位的年代,盛彰该帝“披八政以黜涉幽明,阐九畴以维新景命”①的功德。

  ①由此以上的引文皆出自大秦景教碑碑文。

  从大秦景教碑提供的上述情事可知,自景教在太宗时传入,一直到德宗时期,其历程虽非一帆风顺,但在大多时候受到皇家礼遇,获得一定的发展。其后的情况碑文虽未能载及,但有其他史料说明,直到文宗李昂时,请代皇帝一般也还是优容景门的,该教仍颇为兴旺。由文宗末年上溯到贞观初叶,历时约二百一十载,此间,对景门来说,可算是被“天姿泛彩”的幸运se彩所辉映。

多才多艺的景教士

  景教土们并非坐享皇家恩典,其积极主动的活动也很引人注意。

  他们当中有些人从事经典的翻译,此等工作自然是需要有较高文化shui平的。一位名为景净(adam)的著名教士,自己就译经三十部卷。大秦景教碑的碑文,就是由他撰述的。

  有的景教士以集资建筑和制造奇器来取悦皇室。一位名叫阿罗憾(abraham)的,在武则天执政期间,曾为“聚钱百万亿”,助成洛阳皇城端门之外名为“颂德天枢”的建筑。这是纪念和颂扬武氏功业的一座巨型铜柱,巍峨别致,高耸云天。景门为此献资出力,为功非小。

  一位名叫及烈(gabriel)的景教士,在唐玄宗时曾“广造奇器异巧”进呈皇室,为所悦纳。对当时景门摆tuo受道教人士攻汗的困境,“振玄纲”而“维绝纽”,有重要作用。这从唐廷某些官员对其所谓“求媚圣意,摇荡圣心”的指斥也可得到证明。

  有的景教士则善施医术,亦成为讨好皇室的有效手段。开元二十八年(740年),玄宗的弟弟李宪得了重病,皇家和大臣们十分着急,在一位名叫崇一的景教士诊治之后,竟立见好转,玄宗大悦,“特赐绊袍鱼袋,以赏异崇一”。“绊袍”是一种红se的品官服饰,“鱼袋”是唐代大官的用物,上刻官员姓名,随身佩带,由此可见赏赐之隆。文献中还有关于景教士善医眼疾,甚至能施穿颅术的记载。

  更突出的,是有的景教士竟被委派参与军政要务,授予高职。大秦景教碑碑文中就载及,一位名叫伊斯(iazedbouzid)的人,曾被肃宗委派在郭子仪帐下襄办军务,因功被授金紫光禄大夫、同朔方节度副使、试殿中监等职衔。

  如此看来,唐朝的景教似乎很有几分气势。但到了会昌五年(845年),唐武宗掀起一场全guoxing的灭佛风暴,景教受到波及,竟骤然崩散,夭于一朝,ti质的脆弱似与外表的气势很不相称。唐朝景教的真正实力究竟如何?

与波斯的文化交流

  阿罗本的来华,有特殊的背景和原因。他带来的景教属基督教的聂斯tuo利派。该教派的创始人聂斯tuo利(nestorius),曾任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因其学说与当时通行的基督教义不尽一致,特别是坚持有悖于“三位一ti”教义的“二位二xing”说,在公元431年举行的以弗所(ephesus)会议上被判为异端,聂斯tuo利被革职流放,追随他的信徒遂形成聂斯tuo利派。

  他们道镇压向东逃亡的过程中,在波斯(伊朗)受到容留和保护而得以立足发展。所谓“大秦guo”的阿罗本,便是以波斯为基地将景教传入中guo的。所以,就当时这一教派与正统基督教的关系来说,不论是在波斯还是中guo,都属于“政治避难”的xing质。其入华,可以说是当时中波文化交流的“附带

  波斯也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明的guo家。早在西汉时候,中guo的使臣就到过那里,接通了中波联系的纽带。著名的“丝绸之路”,就是经由当时作为连接东西方的“咽喉”地带的该guo,最终通达地中海沿岸的。中guo与波斯的文化联系可谓源远流长。不过,在景教入华前的一段时间里,由于突厥人的梗阻,中波之间的交通基本断绝,及至唐贞观初年,东突厥被伐灭,西突厥亦闻风降服于唐,中波之间的交通恢复,景教人士才……

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1章 第一朵浪花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章 第一朵浪花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