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董丛林>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3章 磐石开裂

《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3章 磐石开裂

董丛林作品

  当利玛窦1598年来到北京为传播福音开辟道路时,他绝对没有想到,清末上海钟表业会将他奉为祖师,每月朔望都献上香火。

利玛窦的成功

  在元朝也里可温绝迹200多年之后,到了明末,天主教的耶稣会士叩开中guo大门,上帝再次来到华夏神州。

  耶稣会士的此番叩门并非偶然,既有着不寻常的背景,又带着不寻常的力量。

  这时的西方已非昔比,它历经文艺复兴运动,近代科学文化的晨曦,已驱走中世纪神学蒙昧的漫漫长夜,一轮迸射新时代光辉的朝阳就要从那里出现。西方探险家们以“首先拥抱地球”的壮举获得了“地理大发现”,一方面扩大了世界市场,奏响了殖民掠夺的进行曲;另一方面,则加强了世界各文化的联系,推动着西方文明的传播。

  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西方传教士们身负着所谓“救人灵魂”和“淘金”的双重使命,与商人联袂结伴,势不可挡地涌向世界各地。这时,他们脑袋中装的,行囊里带的,从无形到有形的许多东西,已经跟其前驱者大不相同。东来的传教士当中,天主教的耶稣会士可谓脚步迅捷,人马强壮,他们自然不会忽视和放过中guo这样一个大guo

防卫的屏障

  这时的中guo已恢复了汉家皇统,其主人为朱氏。该朝京都规模的宏大,皇家宫阙的宏伟,都使元帝guo相形见细。然而,明大帝们缺乏忽必烈那样的气度和song襟,关起门来做皇帝似乎成了家风。宫门重重那就不必说了,后来连四面八方的guo门也都严关起来。万里海疆实行封禁,不光是为了饿死那些跑到海上去的本guo“穷寇”,也是为了防避来自那个弹丸小邦的“倭寇”,以及那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红毛蕃鬼”。而在几乎贴着皇城围墙的地方筑起长城,则主要是为了阻挡北方可怕的鞑靼马队,绝没有想到要给人类留下叹为观止的奇景。

  比这道长城更有防卫实效的,是那条历经悠悠岁月所筑起的传统文化的无形长城。尽管文字狱断送了无数冤魂,但这决不表明明太祖对孔圣人的藐视和亵渎,相反,正是从骨子里敬畏到严重变态程度的表现。他和他的子孙们都无一例外地要借重孔门的护身符。

  为了使这道护身符更能因时制宜,王阳明这样的当朝“圣人”便应运而生。他可以说是上言无形长城建筑史上的最后一个巨匠。其“心即理”、“致良知”等学说,给儒学的伦理内核又加上佛门神秘主义的新光环,使传统文化的长城更闪射出几道异彩。它对上帝使者们来说诚若怵目的山峦,但与当时西方文化的feng端相比,分明已显出时代反差。

  在当时来说,不管哪一道长城,哪一方guo门,都是为了保卫朱家天下。无论外面如何变化,朱氏大帝们毕竟还拥有主宰其家天下的权柄和力量,还可以拒纳唐突造次的不速之客。

从沙勿略到罗明坚

  因此,耶稣会士的此番叩门又非轻而易举、顺顺当当。号称“东洋宗徒”的沙勿略(xavier)、早在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就来到广东沿海一个名叫上川的荒芜小岛上,窥伺了一年多的时间,想尽千方百计,也未能踏上大陆一步。最后带着莫大的遗恨死去。

  后来,耶稣会士又在澳门建立起据点。这里当时还是相当荒凉的边地一隅,是明帝guo划给“红毛”商客的居留之地。教士们以此为基地,屡作强行破门而入中guo内地的尝试,但还是不能成功。于是,有人心灰意冷,说是要争取中guo人接受福音。“纯粹是白费时间,就像要把埃塞俄比亚人(编按:一译yi索匹亚人)变成白种”①一样。有人面对中guo界上的石山感叹:“磐石呀,磐石呀,什么时候可以开裂欢迎我主啊!”

  ①《利玛窦中guo札记》上册第143页,中华书局1983年中译本,北京。

  如何使磐石开裂呢?洋教士们开始琢磨起另外的门路来。一个叫罗明坚(p. michel ruggieri)的似乎精于此道,他向两广总督等官员大人多次暗送礼物,其中有中guo人罕见的三棱镜、自鸣钟之类的奇物,终于使得“看门人”改变了冷淡、傲慢的态度,微笑着揖纳洋客了。罗明坚不但自已被允准留居内地,而且于万历十一年(1583年)又从澳门携入同仁利玛窦(p.matthoeus ricci),在广东肇庆住下来。

  如果说,罗明坚的主要“劳绩”在于买开了中guo大门、那么,利玛窦日后在声名、地位和事业上,可就远远超过他的引导人了,成为明未来华传教士的首脑人物和典型代表。

翩翩风采

  来自文艺复兴运动发祥地的这位利玛窦,具有良好的文化修养。他曾从名师正式学过天文学、地理学、数学、透视学、音乐理论、讲演学等“诸学之蕴奥”,特别是在自然科学方面有很丰富的知识,来华后又学通了汉语,并且对儒家学说有所研究,成为贯通中西的学问家。

  他又是一位风度翩翩、善于交际的男士,见了人一副谦恭有礼、落落大方的样子,说起话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有“电光之she,波涛之辩”,很能引人叹服。为人宽宏忍让,颇能得到人们的好感。据记载,有一次他的佣人捉住一位越墙来偷柴的人,利玛窦不但不加惩罚,反而自己背了些柴送他,说是偷柴是因为穷的缘故,不必和他计较。那人自然是既惭愧又感动,逢人便说洋教士的好话。

  利玛窦还特别注意使自己“入乡随俗”,所谓“在中guo便成中guo人”。一入华他就换了打扮,起初穿和尚装,后来听说儒服更合宜,便又改穿儒服。不只yi着,饮食、起居、仪节等方面也完全中guo化。

  利玛窦很注重交游。这似乎成了他的专职,为此使出了浑身解数。他不断扩大活动地域和联络范围,来华十几年间便开辟了肇庆、韶州(今广东韶关市)、南京、南昌、苏州等多chu活动基地。到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时,他结识的朋友已遍布明朝十五省中的十省,且多为王侯官绅和各界名流。

  他热情地接待每一位来访者。在南昌的时候,每天访客盈门,户限为穿,有人见他接待过劳,劝他托辞闭门谢客。他回答说:“天主不容我说谎,宁愿访客倍增,也不愿言行背道。”友人们对他的人格和交际能力更感敬佩。皇室建安王竟很感兴趣地向他讨教西方guo家的交友之道,他专门写成《交友论》作答,真算得上当时的“公关”专著了。

关键的入口

  随着准备工作的成熟,利玛窦开始了打入京师的尝试。他深深了解:在王朝的心脏活动,影响力是其他任何地方无法可比的。对于外guo的不速之客来说,京师自然是禁地,但许多年来,那些显贵……

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3章 磐石开裂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章 磐石开裂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