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董丛林>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6章 一抹淡虹

《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6章 一抹淡虹

董丛林作品

  圣经上说,虹是上帝与人类立约的标记。上帝的使者搭起中西文化交

  流的虹桥,只是这座桥未免单薄了些。

  在传教士传播福音的同时,中西文化交流也以他们为媒介逐步展开。上帝的使者身兼文化大使,在中西双方搭起了一座美丽的虹桥。

  最早,唐代景教士带来过西方医术,能治眼疾,甚至能施穿颅术。他们还曾“广造奇器”,但究竟造了哪些奇器,可惜已无法得知。

  元代中guo与西方往来的使者,绝大多数是与教务有关的人员。在他们的穿梭下,彼此断绝已久的关系又再接续起来。西欧一度绝迹的中guo丝绸、瓷器,这时又源源而至,成为当地的贵重之物。

  中guo文化对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的影响也有迹可寻。在意大利西埃那市政厅会议室,有文艺复兴初期给下的两幅大型壁画,一幅画的是将军骑马巡行寨堡,另一幅是城乡风光,虽然ti裁不同,但构图都受到中guo横幅画卷的影响,且置物布景颇带中guo画风,从许多细节上也都具有中guo绘画特se

  至于当时中guo从西方得到的似乎不多,除了教堂带着些西方建筑特se外,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一匹“天马”了。这是元顺帝时,访华的教廷使团,应元皇室的请求,特别带来的礼物。此马长一丈一尺三寸,高六尺四寸,身纯黑,后两蹄皆白,从皇帝到王公大臣,无不对它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天马赞》、《天马行》、《天马颂》之类的诗文纷纷出笼,元顺帝还命画工精绘“天马图”一幅。一gu天马热成了元代中西文化交流的佳话。

  se光映神州

  空前美丽的虹直到明末清初才出现。此期的中西文化交流,不论广度、深度都前所未有。来华耶稣会士在“学术传教”的过程中,亦予亦取,造成中西两学双向交流、互相渐染,而以西学东渐为主流,中guo变“出超”为“入超”的格局。

  西学东渐惠及中guo的,最突出的是在科学技术方面。虽然中guo古代科学技术的许多方面居于领先世界的地位,但到了近代,却远落在西方之后。到耶稣会士进门的时候,这种差距已相当明显。传教士们首先把西方许多先进的科技知识传播到中guo,同时也带来了其他一些文化成果。

  窥天窥日

  耶稣会士来华之前,中guo人还不知道人类居住的大地是圆的。天文仪器的制造也落后于西方,使用的传统历法亦多疏舛。

  利玛窦不但为中guo制造了许多天文仪器,而且首先介绍了地圆说。很难想像,在不了解人类居住地基本形状的条件下,人们能够具有认识宇宙真面目的慧眼。从这个意义上似乎可以说,利玛窦辈引领中guo人,向近代天文科学领域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汤若望则主持制定了“西洋新历”供中guo使用。他的参与,才使洋洋180万言的《崇帧历书》得以问世。此书共137卷,其中介绍了西方历法和天文学、数学、计算工具、测量方法等多方面的新知识。

  汤若望还为钦天监制造了浑天球、白玉地平日晷、大小望远镜、观象仪等天文仪器,写下了《浑天仪说》、《古今交食考》、《西洋测日历》、《星图》、《恒星表》、《测食说》、《测天约说》、《赤道南北两动星图》等多种天文著述。南怀仁在主持治历的同时,也制造了多种天文仪器,写下若干天文著述。

  在教廷宣布解除对哥白尼学说的禁令之后,传教士又对日心地动说予以宣传介绍。法guo籍耶稣会士蒋友仁(p.michaelbenoist)是其中代表人物。他按新说介绍了天ti与地球的关系以及恒星和行星的旋转理论,为日心地动说在中guo的传播最先启蒙。

  对耶稣会士们的天文历法之术,当时中guo的有识之士明确承认:“有我中华昔贤所未及道者”,“其所制窥天窥日之器,种种精绝”。①自从洋教士们参与乃至主持宫廷的测天治历工作,钦天监里就一直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即使禁教期间也没有断绝。

  ①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73第1223—1225页,中华书局1977年版,北京。

  五大洲和皇舆图

  在对世界地理的了解方面,直到和耶稣会士开始对话的时候,中guo人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五大洲,对中guo是在四方大地的中央还坚信不疑。利玛窦首先向中guo人展示了世界地图。他qin自摹绘的《山海舆地图》,附以中文注释,告诉中guo人天下分五大洲,介绍了经纬度理论和划分方法,计算出地球周长为九万里,地厚28600余里(数据与实际略有出入)。此图在中guo多次刊刻,流行之广几遍全guo,学人著述亦多引其说。

  利玛窦的同事、西班牙人庞迪我(p.did,de pantoja),则绘制有世界分洲地图。每洲一幅,图的四周附以文字说明,略志各guo概况。意大利的艾儒略(p. julius ajeni)著有《职方外纪》,更详细地介绍了世界各地的情况,绘图立说,“是为吾guo之有五洲万guo地志之始”①。

  ①转引自徐宗泽《明清间耶稣会士译著提要》绪言第5页,中华书局1989年影印本,北京。

  清康熙年间,法guo的耶稣会士白晋、雷孝思(p.joan-bapt reds)、杜德美(p.petrus jartoux)等人,与中guo学者一道承担了测绘详细的中guo全图的任务。他们运用当时先进的经纬图法、三角测量法、梯形投影法等,测量绘制成《康熙皇舆全图》,成为当时中guo最科学、最优秀的全guo地图,也是“亚洲当时所有地图中最好的一幅,而且比当时所有的欧洲地图都更好、更精确”①。

  ①李约瑟《中guo科学技术史》第5卷第235页,科学出版社中译本,北京。

  其后,蒋友仁在乾隆朝绘制了新的世界地图,把探险家们新发现的地方加了进去,被最新研究所否定的内容则予以删除,各地位置也采用最新测量出的经纬度标示。他还受命参与绘制《乾隆皇舆全图》,共104幅,内容较《康熙皇舆全图》更为丰富详密。

  “女王”的领域

  数学素来有“科学的女王”美称。在她的领域里,耶稣会士对中guo也多有帮助和促进。

  最著名的是利玛窦与徐光启合译了《几何原本》,这是介绍当时流行于欧洲的欧几里德平面几何的系统著作。此书大大丰富了中guo原有的几何学的内容,得到当时和后世中外学界的高度评价,梁启超誉为“字字精金美玉,为千古不朽之作”。利玛窦还与徐光启合译了应用几何著作《测量法义》和《测量异同》。与李之藻合泽《同文指算》,这是应用算术方面的著作,其中以系统地介绍西洋笔算的部分为最……

龙与上帝——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第6章 一抹淡虹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章 一抹淡虹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