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范伟>我的倒儿爷生涯>第2节

《我的倒儿爷生涯》第2节

范伟作品

  有时候我想我真是个混蛋,我本该去送送周大汉的,但我却没有。现在我连我俩在哪儿分手、说的最后一句话都记不起来了。我当时受了一种古怪念头的支配,我觉得分别只是一种感觉,而为这种感觉摆姿势实在太傻太累了,我受不了这个。我相信我和周大汉之间有某种默契的沟通,我们心中时刻汹涌着那种向生活迈出第一步的决心是一样的,一切都刚刚开始。唉,但愿周大汉能在某个偶然的机会在天涯海角读到我为他写的这几个字。

  班里为周大汉举行告别宴会的那天中午,我骑上自行车到北京语言学院找我当时的女朋友林红去了。我还没有把退学的事告诉她呢。唉,我真想跟她缠绵一会儿。我当时觉得自己非常非常虚弱。退学之后我能做点什么呢?

  北京这座城市简直没有春天,恼人的风沙过后,你心里刚刚有点暖融融的感触,突然一下子就被又毒又辣的大太阳给晒没了。街上尽是些遵守春捂秋冻规则的鸟男女(早早穿上裙子的爱美的漂亮姑娘除外),满头满脸汗津津的,让人看了难受。我上身只穿了件t恤还是觉得热。

  语言学院有很多外guo留学生,白人比较多,可我还是觉得这个学校大多是黑人。黑人真是打眼,看得出来,这些手掌心像蚕豆内皮的穆罕默德们嘴里嚼着口香糖在北京过得挺快活,他们身边还不乏肤se与他们迥异的漂亮姑娘。这些能活动的木炭。

  林红得知我要被chu分的消息后乐得前仰后合,我不知道她凭什么这么高兴。她笑完后说:“我才不在乎你怎么样了呢。”

  上初三的时候,林红才从上海转学到我们班。我承认从那时起我就看上她了。这个上海佬。北京的女孩子夏天穿凉鞋总爱穿上袜子,林红不穿,赤着脚走来走去,这很特别,我的目光总是忍不住追随她的小光脚丫。有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有他ma恋足癖的毛病。我知道林红很自私,班里的男女同学都不太喜欢她这个抠门儿的外来户,可我喜欢。林红长得小巧灵秀,在高大丰满的北京姑娘群里像个可怜的受气包,还发不好卷she音,可我喜欢她,也许就是因为她的直she头和小脚丫儿。

  我到语言学院的时候正是午休时间,林红她们楼看门的老太太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每所大学的女生楼里都竖着这样的标牌:男宾不得在~~时段入内。(为了抗议这种对男人自控能力的无端怀疑,我们在北大中文系男生楼也竖了块晓谕女宾的牌子)。我用河南方言对老太太说俺是林红她舅,老太太一眼就识破了我的鬼把戏,并正告我不许耍贫嘴。后来,我终于找到机会趁老太太不注意,猫着腰从窗台底下钻了过去。

  你要是以为女生楼比男生楼干净那就错了,女生楼里总有那么一种怪味儿。

  我敲了门,听到里面炸窝一样喊:“谁呀!”女生在她们的领地内和男生一样蛮横而无聊。

  “冒富大叔,”我说,“是你们的冒富大叔来啦。”我几乎每次都在门外这么说。这一次真觉得是她们的大叔。她们不过是大学二年级的女娃娃,而老子已经正式步入社会了。

  “ma的!他ma的!”我听见她们在里面毫无顾忌地笑骂。这帮小母兽。

  林红趿拉着拖鞋开门出来了,她不施粉黛的样子可不怎么中看,小模小样的,嘴chun也显得太薄。

  “你怎么现在来啦?”林红说,小脸儿都要起皱了,“不是说好晚上去你们家吗?”

  听了这话,我的鼻子忽然有些发酸,我弄不清悲从何来。我干咳一声说:“没事儿,就是想来看看你。”

  “你有病啊,”林红说。这都是我们平素用来应答的话,可今天听来有些不同。

  “算啦,你接着睡吧,晚上再说。”我觉得我他ma一下子快要哭出来了,掉头就走。

  “你在外面等我啊。”林红在后面喊。

  我到了楼下,坐在自行车支架上,点着根烟,抽了两口,心里好受了些。我开始分析自己感到虚弱的原因,这是我在那段时间里经常做的事。叔本华说人的自由程度取决于他对外界事物摆tuo的程度,即所谓无慾则刚。而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慾望的集合ti,我什么也摆tuo不了,比如异xing,我是说我真喜欢林红,可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可能完了,我了解她的为人。

  我事先怎么就没有考虑到她呢?

  林红一路皱着眉头从破楼深chu走出来,一出楼台,被太阳一照仿佛变了一个人,欢眉笑眼地小跑过来。这个上海佬。

  “怎么啦,大侠,”她在我的脸上qin了一下,“跟受了多大挫折似的。”

  我把烟屁gu弹出去,朝她笑笑:“我告儿你,林红,我退学了。”

  “是吗,退得好,我就喜欢你一不做二不休的样子。”林红咯咯笑着扶住我的双肩,身子尽力地向后倾,“……我下午想逃课,你说咱们去哪儿玩啊?”

  “潭柘寺怎么样?我决心到那儿做一个模范和尚。”我咧嘴笑了一下,身上一阵阵发紧。

  “你情绪有点不对头嘛,到底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揍他。”林红夸张地挥了挥小拳头。

  “请站好,林红同志,咱们好好谈一谈。”我把林红的双手交还给她自己,“严肃地谈一谈。”我有点烦躁地说。

  “你到底是怎么了?”林红端正了身ti,两只手起初有点无所适从。

  “啊,也不必太严肃,”我试图缓和一下气氛,我知道我的状态很不正常,“林红,我真的退学了,从今以后不再是北大学生。”

  “不开玩笑?”

  “不开玩笑。”

  “唔——”林红双手摇着我的左胳膊,声音像是在嘟哝,“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子小。”

  “真的,我不骗你,”我说,“我他ma还上什么劲儿啊。”唉,我真想从她这儿听到几句舒心的话。可我看到她的情绪渐渐低落下来,我的心里也凉了半截,我最怕看到她那张精明的小脸。

  “那不同,”过了一会儿,林红说,声音里充满了决断,“chu分是chu分,退学是退学。”她老人家说的实在是太正确了。百分之百正确。

  “这我知道,”我说,“可我真的不想再念书了。”我不知道我该怎样解释我的理由。

  "是为哥们儿义气吗?”林红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游移着,“是吗?”

  “不全是,”我说,“你知道我对所学专业也没兴趣,读也是白读……”

  “可不读书你干什么呀?”林红打断我,她的重音放在“干”字上,我听得出来。

  “我暂时也不知道,”我说,“我也正准备考虑这个问题。”

  “你真是有病。”林红跺着脚说,“系里批准了?你爸ma知道了吗?”

  “这事儿根本用不着别人同意……

我的倒儿爷生涯第2节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节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