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桂雨清>蓝色妖姬>第5章:情为何物

《蓝色妖姬》第5章:情为何物

桂雨清作品

  刚回到警察厅,门房便递给东方鸿飞一封信,挤着眉眼说:“是位小jie送来的,您闻闻,还有香味儿是不是?”

  东方鸿飞接过不少名媛们的求爱信,有送玉照和红艳艳香吻的,也有抄录舶来诗附庸风雅的;但这位冷面的美男子都不屑一顾,也不退回,偶然见面,便是逢场作戏,搞得各路“jiao娘”大作其“春闺梦”。这次,他也不例外,眉梢微蹙,很随便地揣进腰里。

  “您还是看看的好。人家叫您当场开拆。来头儿不小哩!”

  门房是个满脸烟屎的老警察,穿着皱巴巴的黑制服,一笑屁gu便下意识地翘起来。

  东方鸿飞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提着纸半晌说不出话。

  上面的字迹潦草、粗犷而蹩脚:“宋福贵冤,放了,不然取你狗头。蓝se妖姬。”

  “是个什么模样的女人?”东方鸿飞目光灼灼,把门房逼得后退两步。

  素以察言观se而转舵为能事的老警察,见他陡然se变,忙扔掉烟屁gu,收敛起馆笑,说:“穿紫貂大yi,是真货。戴着男礼帽。细高挑儿,挺俏丽的,可没笑过。洋车一直往院里拉,被我截住,她一扬手……”他不想把赏钱的事说出来,掉转话锋,“她拿出一封信,说要我qin自转交您。我说,‘您不见啦?’她眼一瞪,眉毛挑得老高,大红嘴chun一撇,哼了声说,‘见也没啥了不起’。说完就走了。”老警察见东方鸿飞有些发痴,一副动心的模样,抬起眼皮说,“对了,她还戴着蓝镯子。”

  东方鸿飞苦笑起来,暗想,这个胆大包天的蓝se妖姬竟独闯警察厅,到老虎嘴里来威胁,轻蔑他神枪警长。他镇定下来,唯恐老警察看破,笑着拍起他的肩膀,说:“老伙计,那小jie我不认识,这个,”他指着自己的脸,“如何?”

  一谈女人,老警察譬如狸猫闻腥,毗出露风的黄板牙,亢奋的光便集中流出眯起的眼,绘声绘se地说:“那脸皮像羊nai,两眼一兜shui儿,美目流慧,聪明呀!添一分则肥,去一分则瘦,这么说吧,论貌,‘大西厢’里的莺莺为之逊se,要论气派嘛,‘抗金兵’的梁红玉,不,”他想起梁红玉是妓女出身,立刻改口,“像花木兰。只是手不太标致。还有……”他咽口唾沫。

  “还有什么?”

  “那秋shui般的两眼带gu寒气。”

  “不知我哪儿得罪了这位小jie。”东方鸿飞故意自语。

  “她追您,您老不理呗!”老警察继续讨好。

  “可我不认识她啊!”东方鸿飞必须消除后患,杀人越货的女匪上门来找警察,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您不认识她,可她认得您哪。她冲得嘛?冲得您相貌人品。对您,剃头挑子一头热的阔小jie还少吗?”老警察摇头晃脑,用小手指抠着牙缝,说,“姑娘偷眼看人,这时代过了,现在新chao流是‘凤求凰’。”

  “这话说到这儿算打住,传出去不雅。”东方鸿飞板起面孔。

  “那是,那是,您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还有,随便接赏钱是要被罚的,下不为例。懂吗?”说完,扬长而去。

  直到更深人静时,东方鸿飞仍对着那封书柬发呆。信上的字迹与留刀寄束在巡捕房里的‘篮’身不是一人所写。难道还有另一个想开tuo、搭救宋福贵的人?而且偏要冒名“蓝se妖姬”?他又嘲笑蓝裳女头脑简单,假若恐吓信落到他人手里,宋福贵就更无出头之日了,无外乎事与愿违,害了无辜的车伕。

  台灯洒落的光使他感到是朦胧的日晕,心头涌起驱之木散的迷离感觉,尽管未见过那位心黑手辣的蓝se妖姬,但眼前却忽散忽聚地飘移着一张樱口杏眼的粉脸。他像每日面壁的老僧,衔春的雀儿一下子跳到无尘心上,啁啾着使他心烦意乱。说真的,他对蓝宝珠并不憎恨,如果侦破该案,女匪将被押往刑场,饮弹毙命;范家去用血告慰儿子亡魂,那样,东方鸿飞的心并不是滋味。

  熹光临窗时,辗转反侧的警长才把蓝se妖姬的形象涂抹掉。他曾想推病把案子移交出去,不愿再和明来暗去的女匪打交道,而让她落人自己的掌心;但又不情愿,有个古怪的念头在缠绕,想一睹她的风貌,坚决不信,一个未见过面的女子,而且是杀人的盗匪,竟使自己的心微动波澜。棘手的是宋福贵,放难,不放更难,因为他已应允范家二天交人。如果厅长受贿,他是阻拦不住的。宋福贵若被范家带走,非但xing命不保,而蓝se妖姬也必将落网无疑。

  他决定释放宋福贵。

  东方鸿飞一边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序》,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回家拉车去吧,没你的事了,那个蓝yi女人叫蓝宝珠,已经被缉捕归案了。”

  “蓝宝珠……”宋福贵挠着头皮,目光有点迷蒙,努力调整思维去回忆。头脑如ji蛋裂缝,混沌初开。

  “你走失的meimei啊!”警长放下毛笔,射过两道犀利的目光,半晌,才严厉地说,“那天夜里,她杀了人,偏巧坐你的车,认出了你。她想回家探母,但又怕连累你们母子。你想想,她流泪、送钱、问长禄里的槐树,关心你家里的母qin,一个与你素不相识的人能这样做吗?”

  宋福贵身子一颤,嘴角抖动着,连那块黑记也在微微抽搐。童年的往事如一潭难以跋涉的泥沼。

  东方鸿飞走到他身后,看到宋福贵的后脑果然有道伤疤。问:“你受过伤?脑后。”

  “我想起来了!”宋福贵很激动,提高声调说,“我是有个叫宝珠的meimei,可我ma说她死了!”

  “低声。”警长提醒他窗外有人。

  屋外依旧是那两个警察,这次却没谈论女人,而是对着暖烘烘的太阳打盹。东方鸿飞提审偏在午饭后,这正是懒人困乏的时候。

  宋福贵胆怯地眨着眼,说:“我九岁时,头摔破了,着着实实地病了一场,半年多,吃喝拉撒睡都不知道。后来好了,过去的事就都慢慢地忘了。有个洋大夫说,叫健忘病。”

  “你母qin唯恐你伤心,只好说蓝宝珠死了,其实是丢失。你再想想,你不是爱吃糖堆儿,也经常给她买吗?”

  在东方鸿飞的诱发下,宋福贵的眼前似乎浮现出模糊、混乱和倒错的种种景象,他抱着沉重的头,蹲在地上。警长轻轻地拉开门,蹑手蹑脚地走出屋去。

  两个坐在木凳、倚着墙的警察已响出微鼾。东方鸿飞使劲咳嗽一声,他俩便打个激灵醒了,条件反射般地弹跳起来,笔直地站着。一个揉着眼,问:“警长,您吩咐。”

  “打了一宿牌,对吗?”

  獐头豹眼睛的警察窘笑着说:“您断事如神。昨天点儿旺可手运不好,毛喜这三八蛋赢了。”他捅着身旁的毛喜。

  毛喜乖巧精明,眼珠在大小相差……

蓝色妖姬第5章:情为何物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章:情为何物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