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刘君梅>目击时尚>遭遇消费时代

《目击时尚》遭遇消费时代

刘君梅作品

  

戏说流行厨具
微波炉

  买这么一件电器不过是一个家庭迈出的一小步;对急着改变厨房“千古旧貌”、急着奔向“小康生活”的guo人来说,这可能是具有象征意义的一大步。

  它可不仅仅是一个“家电”,它有可能完全改变你的生活——从此,你要看“微波炉食谱”,吃“微波炉食品”,用“微波炉厨具”。对“微波炉生活”,你是否有充分准备?

包饺子模子

  这个售价约40元的小用具是日本人的雕虫小技,它使忙碌的现代人“想吃就吃”,它也预示一种前景:一个褶一个褶捏出的手工shui饺将越来越稀有。和手擀面一样,它最终将被视为罕见的艺术品。

切蛋器

  孔子曾言“割不正不食”,说的是食物要“有型”,这是把饮食上升到了审美层次。我guo古代创造了200多种刀工技法,佛手刀、麦穗型刀、蜈蚣刀、棋盘刀……种种花刀技法让现代人目瞪口呆,直叹自己笨。幸好有了切蛋器之类的切割用具,让我们不必真练成一手绝活便可在餐桌上“花样多多”。非专业人士也有了大厨的手艺,你说这样的小厨具卖你几十元贵不贵?

多功能厨剪、捣蒜器、起子

  501元一把的日本产“多功能厨剪”能剪带骨头的肉、能起瓶盖,中间的“虎口”还能夹坚果。与售价在百元以上的罐头起子、捣蒜器一样,这个顺手、好用又结实的厨房硬器是对主妇们的“怜香惜玉”,也给喜爱工具的“新好男人”带来乐趣。

调味瓶

  目前超市中的调味瓶最时髦的是木制和玻璃制的,前者泰guo产,后者法guo造,售价几十元至七八百元,它们的另外一种叫法是“调味樽”。“樽”与“尊”同音,似在提醒我们注意这些小玩意儿的地位变化。我们讲究调味品,继而讲究盛放它们的容器,“可口”还要“可目”一这是“精致生活”的原则。

流行音乐·xing·xing

  如果时下的大众文化是一个大超市,流行音乐就是你必然要经过的一条甬道,无论你需不需要,歌为你而唱,曲曲折折总要传入你的耳朵。可能电台、电视台和商场的播放只给了你一个最初的印象,路人的哼唱使你记住了其中一句曲调,最后有个偶然的机会听到完整的一遍——如果歌手的普通话纯正还能听清楚歌词。但是这2年来不断有人抱怨歌坛沉寂,乏善足陈。这恐怕不仅对歌者、对听众来说也是一件尴尬的事,因为这种音乐与我们所chu的日新月异、花样翻新的商品社会如此般配,与我们所有的流行书刊、时装、大片等等快餐文化如此一致,我们怎么会觉得与它如此疏异呢?

  流行音乐本身是贫弱的,但其中闪现着生活的景观和你我的影子,人们在听它时可以得到对自己的肯定,并且期待于此。也许只有当它唱出我们感到却没有听到,或者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的东西时,它才能成为我们需要的东西,在那个大超市大大流行起来。

  前几天我第一次完整地听到田震的《野花》,使我吃惊的当然不是同名专辑在1997年卖了60万张(不包括盗版),而是歌词的率真与大胆:“我想问问他知道不知道我的心怀/不要让我在不安中试探徘徊/如果这慾望它真的存在你就别再等待/因为那团火在我心中烧得我实在难耐/让我渴望的坚强的你啊经常出现在夜里/我无法抗拒我无法将你挥去。”

  其实流行歌曲中从来都不缺少xing爱,但它往往被掩盖在爱情下面,可谓爱如chaoshuixing如礁石。xing可以是健康的,可以是不健康的,这一点上和爱毫无二致,但公开谈论它却常常不合时宜。这盘专辑的畅销说明它顺应了许多人的心理,但却并不能为自己和xing正名。田震在一开始接受采访时说:“这里面没有什么xing的问题,我的确非常喜欢山坡上那些不被人注意的野花,它们有一种坚韧的劲儿。至于说这首歌有什么暗示,那是别人的事儿,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好了。”实际上,在融洽地交谈后,田震才说:“即使我现在唱这首歌还是有很多人议论——‘这个田震怎么怎么这样?也有点儿太那个了吧。’要是10多年前唱这首歌,那可就不是招某些人说的事了,肯定得关进去。那时候唱唱黄土高坡、唱唱mama的吻还可以,谁要是唱什么爱呀爱呀的,就被人说不正经了,还敢提到xing?当然要是再过10年来看,这首歌又算得了什么呢。”

  其实,这首歌要放到民歌里又算得了什么呢?多少年来民歌咏唱的大多是一个xing字。我听过一首悠扬嘹亮的西北歌儿,歌词是:“阿哥是天上龙儿一条/阿mei是地下花儿一朵/龙不抬头而儿不下啊/雨儿不下花儿不开。”我们可能不喜欢让未成年人听到这样直露的咏唱,但也不会把它归入《十八摸》一类黄se小调儿。

  80年代的崔健之于中guo有些像beatles之于60年代的西方,他唱出了一代人的愤意和困惑;北大出版社出版的《中guo百年文学经典)收入了《一无所有》和《这儿的空间》两首歌词,大概也基于此。《一无所有》首先是一首情歌,其次则通过对xing的坦白的描写,抒发了一种倦怠的情绪。同盘专辑中的《一把刀子》更充满了激情:“光溜溜的身子放着光辉/照得你那祖宗三代露出羞愧/你张开了song怀还伸出了手/你说你要的就是我的尖锐。”大学时代许多人想听清这首没印出歌词的歌,大概只听清了最后一句:“我要穿过你的嘴qin吻你的肺。”

  不久以后,黑豹乐队就清清楚楚地为我们高唱:“不必过分多说/你自己清楚/你我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无地自容》)、“你若需要我就请你找我/我带你回家去充饥解渴”(《眼光里》)。在这里,突现的正是像豹皮一样光滑油亮的xing,它在现代年轻人的生活中窜来窜去;但是对xing的直接追求几乎同时就披着颓废的外yi,取名《无地自容》大概表示了一种道德评价。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唯其暴烈,困难长久。90年代以来,随着商业文化的普及发展,随着跨guo资本对guo内文化产业的渗透和影响,本土文化产业的ti制日益完善,市场争夺和利益分配以及大众心理的迅速演变,任何一首歌都不再是任惰任xing唱出,而且年轻人也不再有底气高唱崔健、黑豹和唐朝,他们更忙于挣钱和消费——我们所面对的不是xing的压抑和一个眼罩,而恰恰相反是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物质世界。反叛xing不再引起太多人的共鸣,他们对流行歌曲的要求更多的是一种情绪调节和情感刺激,是轻声吟唱而不是引吭高歌。

  因此,一方面是在大量港台歌曲和大陆的类港台歌曲中爱河泛滥,充满无关痛痒的爱恨得失,里面间或有着对xing爱的星……

目击时尚遭遇消费时代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遭遇消费时代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