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狄更斯>双城记>第6章 鞋 匠第2小节

《双城记》第6章 鞋 匠

第2小节
狄更斯作品

  [续双城记第6章 鞋 匠上一小节]轻漂亮的脸上重复得如此准确(虽是表现了坚强的xing格),竟仿佛是一道活动的光从他身上移向了她。

  黑暗又笼罩了他,他对两人的注视逐渐松懈下来,双眼以一种昏瞀而茫然的表情在地下找了一会儿,便又照老样子东张西望,最后发出一声深沉的长长的叹息,拿起鞋又干起了活儿。

  “你认出他了么,先生?”德伐日先生问。

  “认出来了,只一会儿。开头我还以为完全没有希望了,可我却在一瞬间毫无疑问地看到了那张我曾十分熟悉的面孔。嘘!咱们再退开一点,嘘!”

  那姑娘已离开阁楼的墙壁,走近了老人的长凳。老人在低头干活儿,靠近他的人影几乎要伸出手来摸摸他,而他却一无所知。此中有一种东西令人肃然竦然。

  没有话语,没有声音。她像精灵一样站在他身边,而他则弯着腰在干活。

  终于,他放下了手中的工具,要取皮匠刀了。那刀就在他身边--不是她站立的一边。他拿起了刀,弯下腰要工作,眼睛却瞥见了她的裙子。他抬起头来,看到了她的脸。两个旁观者要走上前来,她却做了个手势,让他们别动。她并不担心他会用刀伤害她,虽然那两人有些不放心。

  他恐惧地望着她,过了一会儿他的嘴chun开始做出说话的动作,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他的呼吸急促吃力,不时停顿,却听见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了出来:

  “这是什么?”

  姑娘泪流满面,把双手放到chun边吻了吻,又伸向他;然后把他搂在song前,仿佛要把他那衰迈的头放在她的怀抱里。

  “你不是看守的女儿吧?”

  她叹了口气,“不是。”

  “你是谁?”

  她对自己的声音不放心,便在他身边长凳上坐了下来。他退缩了一下,但她把手放到了他的手臂上,一阵震颤明显地通过他全身。他温和地放下了鞋刀,坐在那儿瞪大眼望着她。

  她刚才匆匆掠到一边的金se长发此时又垂落到她的脖子上。他一点点地伸出手来拿起发鬟看着。这个动作才做了一半他又迷糊了,重新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又做起鞋来。

  但他做得并不久。她放掉他的胳膊,却把手放到了他的肩上。他怀疑地看了那手两三次,似乎要肯定它确实在那儿,然后放下了工作,把手放到自己脖子上,取下一根脏污的绳,绳上有一块卷好的布。他在膝盖上小心地把它打开,其中有少许头发;只不过两三根金se的长发,是多年前缠在他指头上扯下来的。

  他又把她的头发拿在手上,仔细审视。“是同样的,怎么可能!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是怎么回事?”

  在苦思的表情回到他额上时,他仿佛看到她也有同样的表情,便拉她完全转向了亮光,打量她。

  “那天晚上我被叫走时,她的头放在我的肩上一-她怕我走,虽然我并不怕--我被送到北塔时,他们在我的袖子上找到了这个。‘你们可以把它留给我么?它不能帮助我的身ti逃掉,虽然能让我的精神飞走。’这是我当时说的话。我记得很清楚。”

  他用嘴chun做了多次动作才表示出了这些意思。但是他一旦找到了话语,话语便连贯而来,虽然来得缓慢。

  “怎么样--是你吗?”

  两个旁观者又吓了一跳,因为他令人害怕地突然转向了她。然而她却任凭他抓住,坦然地坐着,低声说,“我求你们,好先生们,不要过来,不要说话,不要动。”

  “听:”他惊叫,“是谁的声音?”

  他一面叫,一面已放松了她,然后两手伸到头上,发狂似地扯起头发来。正跟除了做鞋之外他的一切都会过去一样,这阵发作终于过去。他把他的小包卷了起来,打算重新挂到song口,却仍然望着她,伤心地摇着头。

  “不,不,不,你太年轻,太美丽,这是不可能的。看看囚犯是什么样子吧!这样的手她当年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脸她当年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声音她当年从来没有听到过。不,不。她--还有他--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在北塔那漫长的时间之前。你叫什么名字,我温和的天使?”

  为了庆贺他变得柔和语调和态度,女儿跪倒在他面前,哀告的双手抚慰着父qinsong口。

  “啊,先生,以后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我的母qin是谁,我的父qin是谁,我为什么不知道他们那痛苦不堪的经历。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不能在这儿告诉你。我现在可以在这儿告诉你的是我请求你抚摸我,为我祝福,qin我,qin我啊,qin爱的,我qin爱的!”

  他那一头凄凉的白发跟她那一头闪光的金发混到了一起,金发温暖了白发,也照亮了它,仿佛是自由的光芒照射在他的身上。

  “如果你从我的声音里听出了你曾听到过的甜蜜的音乐--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但我希望会--就为它哭泣吧,为它哭泣吧!如果你在抚摸我的头发时能回想起在你自由的青年时代曾靠在你song前的头的话,就为它哭泣吧,为它哭泣吧!若是我向你表示我们还会有一个家,我会对你一片孝心,全心全意地服侍你,这话能令你想起一个败落多年的家,因而使你的心憔悴,你就为它哭吧,哭吧!”

  她更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像摇孩子似的在song前摇着他。

  “如果我告诉你,我最最qin爱的人,你的痛苦已经过去,我是到这儿来带你tuo离苦海的,我们要到英guo去,去享受和平与安宁,因而让你想到你白白葬送的大好年华,想到我们的生地--对你这样冷酷无情的法兰西,你就哭吧!哭吧!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名字,谈起我还活着的父qin和已经死去的母qin,告诉你我应当跪在我光明磊落的父qin面前求他饶恕,因为我不曾营救过他,不曾为他通宵流泪、睡不着觉,而那是因为我可怜的母qin爱我,不肯让我知道她的痛苦。若是这样你就哭吧!哭吧!为她而哭!也为我哭!两位好先生,谢谢上帝!我感到他神圣的眼泪落在我脸上,他的呜咽抽搐在我心上!啊,你看!为我们感谢上帝吧!感谢上帝!”

  他已倒在了她的怀里,他的脸落到了她的song膛上:一个异常动人,也异常可怕的场面(因为那奇冤和惨祸)。两个在场人都不禁双手掩面。

  阁楼的静谧久久不曾受到干扰,抽泣的song膛和颤抖的身躯平静了下来。正如一切风暴之后总有静谧。那是人世的象征,被称作生命的那场风暴必然会静下来,进入休息和寂寥。两人走上前去把父女俩从地上扶了起来--老人已逐渐歪倒在地上,精疲力竭,昏睡过去。姑娘是扶着他倒下去的,让他的头落在自己的手臂上;她的金发垂了下来,挡住了他的光线。

  “如果我们能把一切安排好,”她说,罗瑞先生已好几次抽动鼻孔,这时才对她弯下身来。她向他举起手说……

双城记第6章 鞋 匠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章 鞋 匠第3小节上一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