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狄更斯>董贝父子>第四章 在本章中,又有一些新人物……第2小节

《董贝父子》第四章 在本章中,又有一些新人物……

第2小节
狄更斯作品

  [续董贝父子第四章 在本章中,又有一些新人物……上一小节]海军军官候补生的三角帽上闪耀着亮光。

  “不知道沃尔特在哪里!”吉尔斯把精密计时表重新小心地藏好以后,说道,“晚饭已经准备好半个小时了,可是却不见沃尔特!”

  吉尔斯先生在柜台后面的凳子上转过身子,通过橱窗中的仪器往外看,看看他的外甥是不是正在穿越马路。没有。他没有在那些摆动的雨伞中间。他也决不是那个戴油布帽子、卖报的男孩子,那男孩子正沿着外面的铜牌慢吞吞地走过去,并且用食指把自己的姓名写在吉尔斯先生的姓名上面。

  “如果我不知道,他太爱我了,不会逃跑,也不会违反我的意愿,自己跑到船上去的话,那么我真要开始坐立不安了,”吉尔斯先生用指关节轻轻敲打着两、三个晴雨表。“我真会的!全都在很低的度数①,啊!shi气真大!唔,是需要下雨了。”

  ①原文为allinthedowns,吉尔斯这样说是指晴雨表中的度数很低,但这又是英guo剧作家和诗人约翰·盖伊(johngay,1685—1732年)著名叙事诗《温存的威廉和黑眼睛的苏珊告别》(sweetwiliam’sfarewelltoblack-eyedsusan)中开头的诗句,意为“船队全都在唐斯”。唐斯(thedowns)是英法之间多佛海峡的一部分,为船舶停泊chu。狄更斯采用这种文字表现方法,是为了使读者感到幽默有趣。

  “我觉得,”吉尔斯先生把一个罗盘匣子玻璃顶上的灰尘吹去,说道,“孩子总是喜欢跑到后客厅里去,你毕竟不能比他更直接更准确地指向后客厅。后客厅的方向是不能更正确的了。正北,不向其他方向偏离二十分之一度!”

  “喂,所尔舅舅!”

  “喂,我的孩子!”仪器制造商轻快地转过身去,喊道,“啊,你回来了,是吗?”

  这是个兴致勃勃、快快活活的男孩子,由于冒雨回家来,显得十分精神;他的脸白嫩、漂亮,眼睛明亮,头发卷曲。

  “唔,舅舅,我不在,你整天是怎么过的?晚饭好了吗?

  我饿极了。”

  “说到这一天怎么过嘛,”所罗门和颜悦se地说道,“如果像你这样一条小狗不在,我不能过得比你在的时候好得多,那就怪了。说到晚饭好了没有嘛,它已经准备好半个钟头了,正在等着你呢。说到饿嘛,·我也一样!”

  “那么来吧,舅舅!”孩子喊道,“海军上将万岁!”

  “去你的海军上将!”所罗门·吉尔斯回答道。“你是想说市长先生吧。”

  “不,我不是想说他!”孩子喊道。“海军上将万岁!海军上将万岁!前——进!”

  这道命令一下,威尔士假发和它的佩戴者就立刻毫无抵抗地被带领到后客厅去,就好像走在由五百人组成的攻入敌船的队伍的最前面似的;然后所尔舅舅和他的外甥很快就开始吃起煎箬鳎鱼来;旁边摆着的牛排是他们的下一道菜。

  “永远是市长,沃利,”所罗门说道,“不要再提海军上将了。市长就是·你·的海军上将。”

  “哦,难道是这样吗?”孩子摇摇头,说道,“唔,捧剑侍从也比市长强些。捧剑侍从有时还能抽出·他·们的剑来。”

  “尽管他费尽力气,但还是显出一副愚蠢的样子,”舅舅回答道。“听我说,沃利,听我说。看那壁炉架。”

  “哎呀,谁把我的银杯子挂在钉子上了?”孩子高声喊道。

  “我挂的,”他的舅舅说道。“现在不用这种有柄的大杯子了。从今天起我们必须用玻璃杯喝了,沃尔特。我们是做生意的人。我们属于伦敦市。从今天早上起,我们开始过新的生活了。”

  “好吧,舅舅,”孩子说道,“只要我能为你祝福就行,我可以用任何你喜欢的东西来喝。现在,所尔舅舅。为你的健康干杯!我还要为——”

  “为市长欢呼。”老人打断他的话。

  “为市长,为名誉郡长,为市参议会,为同业工会会员欢呼!”孩子说道,“祝他们万岁!”

  舅舅十分满意地点点头。“现在,”他说道,“让我来听你谈谈公司的什么事情吧。”

  “啊!公司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谈的,舅舅,”孩子使用着刀和叉,说道,“那里有好多非常yin暗的办公室;在我坐的那个房间里,有一个很高的火炉围栏,一个铁的保险柜,一些关于即将启航的商船公告,一个日历,几张写字台和凳子,一个墨shui瓶,几本书,几个箱子,还有好多蜘蛛网,其中有一个正好在我的头顶,里面有一只干瘪的青蝇,看上去挂在那里已经好久了。”

  “没有别的了吗?”舅舅问道。

  “是的,没有别的了,不过还有一只旧的鸟笼子,我不知道它怎么到那里去的!还有一个煤桶。”

  “难道就没有银行存折、支票簿、证券或者其他象征着每天滚滚涌进来的财富之类的东西吗?”老所尔说道,一边通过那永远好像笼罩在他的四周的迷雾,渴望了解似地望着他的外甥,并故意讨好地强调那些词儿。

  “啊是的,我想那会有好多,”他的外甥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不过所有那些东西都是在卡克先生的房间里,或者在莫芬先生的房间里,或者在董贝先生的房间里。”

  “董贝先生今天在那里吗?”舅舅问道。

  “啊是的。整天进进出出。”

  “我想他没有注意到你吧。”

  “不,他注意到了。他走到我的坐位跟前——我真但愿他不那么严肃,不那么生硬呆板,舅舅——,说,‘哦!您就是船舶仪器制造商吉尔斯先生的儿子吧。’我说,‘他的外甥,先生。’他说,‘我是说外甥,孩子。’但是,舅舅,我可以发誓,他确实是说儿子。”

  “我想是你弄错了,这不要紧。”

  “是的,这不要紧,但是我想,他不用那么严厉。虽然他确实是说儿子,但这话倒不含有什么恶意。然后他告诉我,你曾经对他说到我,因此他就在公司里给我找了个工作;他希望我勤勤恳恳工作,按时上班下班,然后他就走开了。我觉得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

  “我想,你的意思是想说,”仪器制造商说道,“你好像不很喜欢他吧?”

  “唔,舅舅,”孩子大笑着回答道,“也许是的。我从没有想到过这一点。”

  所罗门吃完晚饭的时候,神情比刚才沉着一些;他不时向孩子快活的脸看一眼。当晚餐已经结束,桌布已经撤走(这顿饭菜是从邻近的小餐馆里取来的)以后,他点亮了一支蜡烛,下楼走到一个小地窖里;他的外甥则站在生了霉的楼梯上,孝顺地拿着蜡烛照他;他这里那里摸索了一番之后,不久就拿着一个样子很古老并积满了灰尘的瓶子回来了。

  “哎呀,所尔舅舅!”孩子说道,“你想干什么?那是……

董贝父子第四章 在本章中,又有一些新人物……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在本章中,又有一些新人物……第3小节上一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