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joannross>碎梦天堂>第2章

《碎梦天堂》第2章

joannross作品

  艾莲喝下一口香槟,刻意不去理会整天在她脑中盘旋的不祥预感。她安慰自己,急躁是正常情绪的反应,她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毕竟,有多少人会笨得在拓展新事业的同一年整修房子?更遑论举办一场结婚大典?如果这还不够,一年一度的媒ti围剿大战已开始,她若不是对订婚的消息守口如瓶,恐怕要落个焦头烂额的下场。不过这两星期她仍屏息以待,该来的终将到来。

  五年来她的公众形像渐从哭哭啼啼的贞节新娘,转变成抨击政府外交政策的演讲高手。最近,旧金山纪事报一项民意测验显示,她俨然已成为人民心中的偶像;十大杰出女xing榜中,她排名第二,仅次于第一夫人。得知这一消息,她没有一丝欣悦,反而压力倍增。

  她再啜一口香槟,如果纪事报读者知道她跟她的建筑师有一手,而且再过21天就要结婚,不知作何感想。

  “看你的表情,好象心思已经飞到千百里外了。”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低喃。

  艾莲转身,朝约拿笑笑。与米契古典俊秀的五官比起来,约拿的脸部线条就显得较粗糙、有个xing,具有一种令人敬畏的气势。她第一眼见到他,就发现到他的这一特点。

  他的深褐se眼睛透露冷峻的智能和坚毅的沉稳,显然不是常摆笑脸的人。她尤其喜欢他的嘴。他的chun形鲜明,认识他的九个月当中,她从未见过那两片chun牵动过半点非难。

  “我在想婚前必须完成的事情。”不全是实话,却是事实。女人不必什么事都要向未来老公报告的嘛,不是吗?

  “若要私奔,现在还来得及。”

  随着日子的逼近,私奔到塔霍湖的主意愈来愈吸引人。“不行。”艾莲说,“不是我爱铺张,你我两家qin戚朋友一大堆,不让他们观礼,肯定要得罪人的。”

  “那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艾莲,你不必强迫自己做不愿做的事。”

  “我知道。但是结婚本来就该大大方方接受众人祝福,我们就照原计划进行吧。”

  约拿耸耸肩。他穿着深蓝se细红棕条纹的西装,看起来比平时更魁梧。“你若坚持要大场面,我也无所谓,至少你不必担心se慾熏心的新郎敢在你朋友面前对你毛手毛脚。”

  若非了解约拿个xing随和,他那不寻常的挑衅目光铁定会使她坐立难安。“你一向是个谦谦君子。”

  “也许这就是问题所在。”他喃喃地说。

  艾莲皱起眉头,以为她听错了:“你说什么?”

  “没什么。”他挤出惯常安抚人的微笑,眼中闪动的不明确讯息颇令艾莲纳闷:她怎么没注意到他如此精于隐藏心事。“我在自言自语。”

  “真的没事?”

  “天下没有摆不平的事。”他取走她的杯子,放回从旁经过的侍者手中的杯盘中。“听完你姑ma细数我娶到像你这么完美的女人是多么幸运之后,我想我未婚妻至少得赏我一支舞,以示慰劳。”

  “就等你开口。”艾莲滑进他的怀抱。通常在他怀中很有安全感,但今晚的约拿有点不对劲,有点……危险。

  她对这个想法嗤之以鼻,与她跳舞的是约拿——安全的、可预期的约拿。她让自己安心地依偎在他强壮的臂弯,嗅尝他特有的男xingti味。

  约拿的chun掠过她的太阳穴,暖暖的气息吹拂过她的发梢,修长的大手沿着她的背往下滑,托着她的臀,举起她……

  “约拿,”她不禁大吃一惊。“你要做什么?”

  “跟我的未婚妻跳舞。”他佯装若无其事。

  无意中听到艾莲与伊丽的对话之后,他就不断盘算要如何向她证明他不是她想象中的乏味无趣。可是当慾念如野火燎原般在他心中窜起,他的计划却相致意想不到的后果;现在她就快在他怀中融酥,他连自己都控制不了。

  他今晚到底是怎么了?艾莲自忖。感觉到耳垂被他含住,她暗叫不妙,她一方面警告自己最好拉开距离,却无法抗拒约拿。

  “你喝了多少香槟?”

  “半杯。其实跟你在一起根本不需要酒精,艾莲,你本身就是个诱惑。”他低下头轻轻吻着她。短暂的吻仿佛在她肌肤燃起一串火花。“光是注视着你,触摸你,就足以让我醉死,一瓶浓烈的红葡萄酒哪够看。”

  “我的天!”她的感官霎时鲜活起来,贴得愈紧愈亢奋。“没想到你这么诗情画意。”

  “我有最好的灵感泉源……你可知我有多想要你?”他把脸埋进她的预窝。神秘的香shui味使他联想起火辣辣的xing。他迫不及待想把她拖进黑暗chaoshi的森林,与她做爱。

  他的she头触及她发烫的肌肤,兴奋的悸动顿时传遍她全身。她没想到约拿能撩起她如此急躁的激情。纵使天旋地转,她仍想继续更深一层的感官之旅。

  “我当然知道。”她抬起涂着桃红se蔻丹的指尖,轻抚他的chun。她以前怎没注意到他的chun亦是如此的撩人?他钳住她的手,将双chun印在她手腕内侧。她的脉动加速。

  “若此时此地只有我俩,该有多好。”他眼中的*火像在附和她波动的情怀,解放出她锁藏已久的慾望。

  “我有点头疼。”她悄悄告诉他。

  他扬起眉毛。“真的吗?”

  “好象是偏头痛。”她说道。那喘不过气的声音是她的吗?“也许我该回家去。”他们四目相对,慾望浓得连呼吸都困难。

  “回chuang上。”约拿说。

  她颤抖得厉害。若四周的震动不是地震引起的,她的麻烦就大了。

  她踮起脚尖,贴着他的chun说:“回chuang上。”

  “我不是英雄。”

  米契伸长双tui,倒卧在镇金椅内。历经12小时的飞行,他旋风似地安抵位于德guo威斯巴登的美guo空军基地,等待与情报局官员会面。

  他瞪着自己一双裹在小鞋内的痛脚。他的运动鞋在遭囚禁的第一晚即不知去向,往后便一直光着脚,因为绑匪怕他tuo逃,不给他鞋穿。他按捺住tuo鞋或松绑鞋带的冲动,安慰自己:就当是返回文明的一点代价吧。

  “美guo大众可不这么想,康先生,”美guo中央情报局区域负责人巴丹尼说,“他们要的是英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需要英雄的guo度是不幸的。”米契反驳。“你听着,我很乐意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诉你,尽管我所知不多。谈完后,我只想尽快回到妻子身边,过正常的生活。到现在我还没机会打电话给我老婆呢。”

  巴丹尼并未理会米契的抱怨。“在未听取你的报告之前,我们不准备发布你被释放的消息,否则这里很快就会变成记者追逐新闻的战场。”

  他从口袋掏出烟盒,递过去,米契婉拒了。他点燃烟,往后靠,隔着一团蓝烟打量米契。“从你被绑架的第一天开始说吧。”

  米契不悦地吁口气。如果他们想一次听完五年……

碎梦天堂第2章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章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