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西德尼·谢尔顿>祸起萧墙>第七章

《祸起萧墙》第七章

西德尼·谢尔顿作品

  律师事务所办公室的门上虽然刻着“朗坎斯特——朗坎斯特——菲茨杰拉德”三个人的名字,可是两位朗坎斯特都已离开了人世。西蒙·菲茨杰拉德还活得好好的。尽管已是七十五岁的高龄,但他精力充沛,仍然主持着事务所的工作。他的手下有六十名律师在为他效劳。他身ti干瘪,一头白发,但走起路来总是挺着身子,像个军人。此刻,他正来回踱步,脑子里乱成一团。

  他走到秘书面前。“斯坦福打电话时,没有暗示他为什么那么急于和我见面?”

  “没有,先生。他只是说了要你在星期一上午九点到他家里。要你带上一份他的遗嘱和一名公证员。”

  “谢谢。请斯隆先生进来。”

  史蒂夫·斯隆是律师事务所里年轻有为的富有创造xing的律师之一。他毕业于哈佛法律学院,瘦高个儿,一头金黄se头发,一双充满好奇的蓝眼睛显得有些顽皮。他为人qin和,举止得ti。他是事务所里解决难题的老手,也是西蒙·菲茨杰拉德将来的接班人。如果我有个儿子的话,菲茨杰拉德心想,我一定要他像史蒂夫这样。史蒂夫来了。

  “你应该在纽芬兰钓大马哈鱼,”史蒂夫说。

  “没去成,发生了意外。坐吧,史蒂夫。我们有麻烦了。”

  史蒂夫叹了口气。“还有什么新闻?”

  “是关于哈里·斯坦福的。”

  哈里·斯坦福是他们最有声望的委托人之一。有五六家其他律师事务所chu理斯坦福集团下的各类子公司的事务,但朗坎剪特——朗坎斯特——菲茨杰拉德事务所chu理他的私人事务。除了菲茨杰拉德外,事务所里谁也没见过斯坦福,但他在办公室里成了人们议论的传奇人物。

  “斯坦福现在又做什么买卖了?”史蒂夫问。

  “他已经死了。”

  史蒂夫惊讶地看着他。“什么?他……”

  “我刚刚收到从科西嘉的法guo警方发来的传真。确定无疑。斯坦福是昨天从游艇上掉到海里淹死的。”

  “我的天哪!”

  “我知道你没见过他,但我做他的委托律师三十年了。他这人不太好相chu。”菲茨杰拉德靠在椅背上,想起了过去。“实际上有两个哈里·斯坦福——一个是能把鸟儿从摇钱树上哄下来的公开的斯坦福,还有一个是乐于毁人前途的婊子养的浑蛋。他像一个耍蛇人,但他也会像响尾蛇一样咬你一口。他是一个双重xing格的人,是要蛇人,也是蛇。”

  “听上去很让人着迷。”

  “那是三十年前,准确地说是三十一年前的事,那时我刚刚加入律师事务所。那时老朗坎斯特是斯坦福的律师。你知道人们常用‘传奇人物’这个词。哈里·斯坦福就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斯坦福,那么你永远不能发明出这样一个人。他不是凡人。他精力过人,野心勃勃。他是个了不起的运动员。在大学时代他打过拳击赛,是一个十分马球手。即便是年轻的时候,哈里·斯坦福也是一个让人难以对付的人物。他是我所见到的唯一没有一丝同情心的人。他是一个虐待狂,报复心很强。他本xing贪得无厌。他喜欢迫使对手破产。传闻说他不止一次地使他的竞争对手自杀。”

  “听上去他像是个魔鬼。”

  “从这个意义上讲是这样的。然而他在新几内亚创办了一个孤儿院,在孟买办了一个医院。他给慈善机构事业捐出数百万的钱财——而且都是匿名捐助。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是谁受到他的恩惠。”

  “他是怎么发迹起来的呢?”

  “你读过希腊神话吗?”

  “有点生疏了。”

  “你知道俄狄浦斯的故事吗?”①

  ①俄认浦斯是laius王和王后jocasta的qin生子,曾解怪物斯芬克斯之谜;因不知底细,竟杀死qin父,又婚娶qin母,两不相知,后发觉,无地自容,母自缢,他自己刺裂双目,流lang而死。

  史蒂夫点点头。“他为了娶自己的母qin,杀死了他父qin。”

  “对。哈里·斯坦福就是这种人。只是他是为了母qin的选票而杀死了自己的父qin。”

  史蒂夫瞪大双眼看着他。“什么?”

  菲茨杰拉德向前探了探身子,说:“三十年代初期,哈里的父qin在波士顿这儿有一个食品杂货店,生意做得很红火,所以他又开了一家。不久他拥有了小规模的食品连锁店。哈里读完大学后,他父qin让他做生意上的合伙人,并且让他进了董事会。我刚才说了,哈里这人野心很大。他有自己的梦想。他不愿从屠宰厂进货,他想让连锁店拥有自己的牲畜饲养场。他想买几块地,自产蔬菜,自产做罐头的食品。他父qin不同意,他们常常因此争吵。后来他又突发奇想,让他父qin建一个超级商店连锁店,低价经营汽车、家具,甚至人寿保险。哈里的父qin觉得他疯了,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但哈里不愿意有人挡他的道。他决定摆tuo这个老头。他劝父qin去休长假。他父qin走后,他用尽手段游说董事会。他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生意人,他向董事会大加宣传他的想法。他说服了他的叔叔和婶婶站在他这边,他们也是董事会的董事。他讨好奉承董事会其他成员让他们接受他的建议。他带他们去吃饭、打猎、打高尔夫球。他甚至与一个董事的老婆睡觉,让她给她的老公施加影响。可他母qin拥有最大gu份,有否决权。哈里说服了母qin反对她丈夫并投票支持他。”

  “太不可思议了!”

  “哈里父qin休完假回来时,才知道他的家人投票把他逐出了公司。”

  “我的上帝!”

  “还有呢。哈里对此还不满意。他父qin有一次想去自己的办公室,竟被门卫拦住不让进办公大楼。别忘了,哈里当时才三十出头。公司上上下下都给他起了个外号‘冷血动物’。但要相信‘恶有恶报’这句古语,史蒂夫。他只身一人把斯坦福企业建成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私有企业集团。他扩大了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木材、化工产品、通讯、电子,他还经营着数目巨大的房地产。最后他囊括了所有的gu份。”

  “他这人一定很神秘,让人难以看透。”史蒂夫说。

  “是的。无论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是这样。”

  “他结婚了吗?”

  西蒙·菲茨杰拉德久久地坐在那儿回忆着。最后,他又接着说道:“哈里·斯坦福和一个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结了婚。她叫艾米莉·坦布尔。他们有三个孩子,两男一女。艾米莉出生于弗罗里达长岛的一个上层社会家庭。她爱慕哈里,她对哈里的欺骗行为尽可能视而不见,可是有一天哈里的行为太离谱了。她为孩子们雇了一个女家庭教师,这个女人名叫罗斯玛丽·纳尔森,她年轻、漂亮,可是让哈里·斯坦福觉得更有魅力的是她拒绝和他上chuang。这可把他气坏了。他可不习惯于被人拒绝……

祸起萧墙第七章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