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西德尼·谢尔顿>镜子里的陌生人>第四部分

《镜子里的陌生人》第四部分

西德尼·谢尔顿作品

  第十章

  “我已经在拉斯韦加斯给你签了一个演出合同,”克里夫敦·劳伦斯告诉托比说。“我已安排迪克·兰德利协助你演出。他是夜总会这一行里最好的导演。”

  “好极啦!在哪个宾馆?弗莱明戈?还是雷乌?”

  “绿洲。”“绿洲?”托比看了一眼克里夫敦,看他是否在开玩笑。“我从来没有——”

  “我知道。”克里夫敦微笑着说。“你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宾馆。好极啦。他们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你。实际上,他们预约的并不是你——他们预约的是我。他们接受了我的意见,说你很好。”

  “别着急。”托比答应了。“我会是很好的。”

  托比在他就要离开的时候,把他签约在拉斯韦加斯演出的消息告诉了阿丽思·坦纳。

  “我知道你就要成为一个大明星了。”她说道:“那是你的天下。他们会崇拜你的,qin爱的。”

  她把他一抱,说:

  “我们什么时侯离开?在一位年轻的天才喜剧演员首次演出的那天晚上,我该穿什么yi服?”

  托比悲伤地摇了摇头。“我希望我能带你一同去,阿丽思。问题是我得日以继夜地工作,还得考虑一大堆新的素材。”她尽量设法掩盖她的失望。“我理解。”她把他搂得更紧了。“你要去多久?”

  “我现在还不清楚。你知道,这似乎是一种不定期的演出。”她感到心中一阵刺痛。但是,她知道她有点傻。“一有机会就给我打电话吧。”她说。

  托比吻了吻她,手舞足蹈地出了大门。

  看来,内华达州的拉斯韦加斯就象专门为托比·坦波尔的幸福敞开了大门。他一看到这座城市,就感到了这一点。这个城市具有一种与他合拍的奇妙的活力,一种搏动力,它与他内心所进发出来能力量一样地强烈。托比与奥哈伦和莱因格尔乘飞机飞进了这个城市。当他们到达飞机场时,绿洲宾馆的一辆大轿车正等待着他们。一个奇妙的世界行即将属于托比,这是他第一次的尝试。

  他很自在地向后一靠坐在这辆黑se大轿车里,由着司机问他,“坐飞机一路上还不错吧,坦波尔先生?”托比心里想,往往是一些小人物在成功还尚未实现之前,就已嗅到成功的气味了。

  “老样子,没什么意思。”托比漫不经心地说着。他看见奥哈伦和莱因格尔交换了一下微微的笑意,于是扭过身对他们笑笑。他觉得和他俩很qin近。他们都是一伙的,属于表演这一行里最上乘的一伙儿。

  绿洲宾馆地chu迷人的机场之外,距更为有名的宾馆很远。在大轿车驶到离宾馆不远时,托比发现,绿洲宾馆的规模和豪华程度不亚于弗莱明戈或雷乌宾馆,甚至在某些地方更优越于它们,比它们强的多。在它的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帐幕,上面写着:

  九月四日正式开演丽丽·华莱士托比·坦波尔托比的名字是用耀眼的字母写成的,看去简直有一百英尺高。世界上再没有比这个景象更为壮丽了。

  “往那儿看!”他不无敬畏地说。

  奥哈伦瞥了一眼那个广告,说:“咦!怎么搞的?谢丽·华莱士?”接着笑道:“别在意,托比。开幕式之后,你就会在她的前面了。”

  绿洲宾馆的经理是个中年人,脸se灰黄,名叫帕克尔。他一而向托比表示欢迎;一面qin自陪送他到他的那一套房间。—路上不断她说着奉承诺。

  “我没法告诉您,您能到我们这儿来,我们有多么高兴,坦波尔先生。如果您需要什么东西的话——任何东西——您只要告诉我一声就行啦。”

  托比知道,这样的欢迎是冲着克里夫敦·劳伦斯的。

  这是这位传奇式代理人第一次惠顾这个宾馆,为他的当事人预订演出。而宾馆经理真正希望的是,它可以接待劳伦斯的某些真正的大明星。

  套房很宽绰。共有三间卧室、一个很大的起居室、还有厨房、酒吧间和阳台。起居室的一张桌子上,摆着分类的饮料,还有鲜花、一大盘新鲜shui果、干nai酪等表示敬意的礼品。

  “我希望您能感到满意,坦波尔先生,”帕克尔说。

  托比把周围打量了一下,想起了他曾经住过的那些又小又脏、满是蟑螂跳蚤的小客店。“可以,挺好。”

  “一个钟头以前,兰德利先生来查看了—下。我已经安排了。下午三点把米拉吉房间打扫出来,供你们排演用。”

  “多谢。”

  “请记着,如果您需要任何东西的话——”这位经理鞠了一躬,退了出去。

  托比站在那儿,欣赏着他周围的一切。从现在起,在他今后的一生里,他都会住在象这样的地方了。他将拥有一切——女人、全钱和掌声。最主要的是掌声。人们坐在那里欢笑,喝采。大家都喜爱他。那就是他的吃的和喝的,别的他一概都不需要。

  迪克·兰德利约有二十八九岁,瘦瘦的,细高条儿。

  头上已有点秃顶。两条长tui长得很好。他原本是百老汇的一个自备货运卡车司机,毕业于合唱队之后,作过舞蹈演员,芭蕾舞动作设计者,然后从事导演工作。兰德利知道观众需要什么样的趣味。他不能把一个坏戏导成一出好戏,但他起码可以把坏戏导得看上去还不错。而且,如果他能得到一个好戏的话,他可以使这出戏轰动一时。直到十天以前,兰德利还从未听说过托比·坦波尔这个人。而且,他之所以在他那百忙之中cha上这一项,来到拉斯韦加斯并排演坦波尔的戏,唯一的理由就是克里夫敦·劳伦斯要求他这么办。而使兰德利得以起步的,也正是克里夫敦·劳伦斯。

  迪克·兰德利会见托比·坦波尔之后十五分钟,兰德利就意识到了,他是在同一位天才一起工作。兰德利听了托比的独白后,他发现他竟大笑起来——他很少会这样的。不过与其说是那些笑话奏了效,不如说是托比讲笑话的那种令人感动的渴望的表情。他那真挚的表情,真的会打动你的心。他是一件值得赞赏的小东西,使你生怕头顶上掉下点什么。你会愿意跑上去抱起他,向他保证一切平安无事。

  托比演出完毕之后,兰德利尽最大力量才克制住自己没有鼓掌。他走上舞台,托比站在那里。

  “演得很好,”他热情地说。“确实很好。”

  托比高兴地说:“多谢。克里夫常说,你会告诉我怎样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

  兰德利说:“我会尽力的。您的第一件事是学着使您的才能多样化。如果您总是站在那里说笑话,那您顶多不过是个站着的滑稽演员而已。您唱个歌让我听听。”

  托比笑了。“租一只金丝雀吧,我不大会唱歌。”

  “试试看。”

  托比试了试。兰德利高兴了。“您的声音不是很好,可是您的乐感很强。如果歌子选对了,您完全可以冒充一下,他们会认……

镜子里的陌生人第四部分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部分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