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西德尼·谢尔顿>世无定事>第三章

《世无定事》第三章

西德尼·谢尔顿作品

  那天下午,查房结束后,新来的见习住院医生们一起聚在楼上的小休息室里。房间里摆放了八张桌子,一台旧黑白电视机,还有两台发售走了味儿的三明治和苦咖啡的自动售货机。

  每张桌子上的交谈差不多都是相同的。

  一位见习医生说;“看看我的喉咙,行吗?你看是不是发炎了?”

  “我想我是发烧了。我觉得难受极了。”

  “我的肚子发胀,一碰就疼。我知道我得了阑尾炎。”

  “我的song部痛得要命。我希望上帝别让我犯心脏病!”

  凯特与佩姬和霍尼坐在一张桌子旁。“情况怎么样?”她问道。

  霍尼说:“我想情况还可以吧。”

  她们一起看着佩姬。“我很紧张,但也能放松。我提心吊胆,但也还能保持冷静。”她叹息道。“今天这个日子实在太长了。要是今晚能离开这儿,找个地方好好玩玩,我就开心了。”

  “我也是的,”凯特表示同意。“我们干嘛不到外面吃顿晚饭,然后去看场电影呢?”

  “这主意真棒。”

  一个医院的听差朝他们这张桌子走过来。“谁是泰勒大夫?”

  佩姬抬起头。“我就是泰勒大夫。”

  “华莱士大夫想在他的办公室见你。”

  医院院长!我做错什么了?佩姬觉得好生奇怪。

  听差还在等着。“泰勒大夫……”

  “我马上就来。”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我等会儿和你们再见。”

  “这边走,大夫。”

  佩姬跟着听差进了电梯,直上五层楼华莱士大夫的办公室。

  本杰明·华莱士坐在办公桌后面。佩姬走进来时,他抬眼看了她一下。“下午好,泰勒大夫。”

  “下午好。”

  华莱士清了清嗓子眼。“好吗!这才是你来上班的第一天,就已经造成点儿影响啦!”

  佩姬看着他,被他的话弄糊涂了。“我……我不明白。”

  “我听说你今天早晨在医生更yi室里出了点小问题。”

  “哦。”原来如此,这就是他找我的全部原因!

  华莱士朝她笑笑。“我想我不得不为你和其他姑娘们作些安排。”

  “我们不……”我们不是小姑娘,佩姬想这么说,又改口。“我们将不胜感激。”

  “还有,假如你不愿和护士一道更yi的话……”

  “我不是护士,”佩姬坚定地说。“我是医生。”

  “当然,当然。好吧,我们会给你们解决更yi室的问题的,大夫。”

  “谢谢你。”

  他交给佩姬一张纸。“还有,这是你的工作安排表。从6点钟起,你将上24小时连班,随叫随到。”他看着自己的手表。“30分钟之后就开始。”

  佩姬惊讶地看着他。她今天早晨5点半就开始工作了。“24小时?”

  “嗯,确切地说,是36小时。因为明天早晨你还得查房。”

  36小时!我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得了。

  她很快就会晓得的。

  佩姬去找凯特和霍尼。

  “我只好忘掉晚饭和看电影的事。”佩姬说,“我现在是在上36小时连班。”

  凯特点点头:“我们也刚刚得到坏消息。明天轮到我,星期三是霍尼。”

  “不会太糟糕的,”佩姬振奋精神地说,“我知道有间值班室可以睡大觉。我会喜欢的。”

  那她可错了。

  一名听差领着佩姬走过长长的走廊。

  “华莱士大夫告诉我说,我要上36小时的连班。”佩姬说,“是不是所有的住院医生都要上这种长班呢?”

  “只在头三年,”听差肯定地说。

  不得了!

  “不过你会有足够的机会休息的,大夫。”

  “我会有吗?”

  “到了。这就是值班室。”他打开门,佩姬走进去。房间就像穷困潦倒的修道院里的修士住的单人小室。里头几乎是一无所有,除了上面铺了块凹凸不平的垫子的一张帆布chuang,一个破碎的洗脸池和放了台电话机的chuang头柜。“没电话叫你的时候,你就可以在这儿睡觉。”

  “谢谢。”

  佩姬在咖啡室刚开始吃晚饭,呼叫就响起来了。

  “泰勒医生……第三抢救室……泰勒医生……第三抢救室。”

  “这里一位病人肋骨折断……”

  “赫尼根先生喊song痛……”

  “2号病房病人头痛,可以给他服退热净吗……?”

  半夜里,佩姬好容易刚睡着,又被电话叫醒。

  “速到1号抢救室。”这次是医治刀伤,等佩姬chu理完毕,已经是凌晨1点30分了。2点15分,她又被叫醒。

  “泰勒医生……2号抢救室。赶快。”

  佩姬晕乎乎地说了声“好的。”他说过赶快是什么意思来着的?摇摇那个傻瓜,宝贝儿。她费劲地爬起来,顺着走道一步一步地挪到抢救室。一个断了条tui的病人已经被带进抢救室,他正在痛苦地嘶叫着。

  “准备马上拍ⅹ光片,”佩姬下着指令,“给他打针杜冷丁,50毫克。”她把手放在伤者的胳膊上。“你会好起来的。试着放松,别紧张。”

  有线呼叫系统里那种金属质的,没有现实感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泰勒医生……3号病房。快去。”

  佩姬看着还在呻吟的病人,很不情愿地离开他。

  呼叫系统里的声音又响起来,“泰勒医生……3号病房,快来。”

  “来了,”佩姬哼了一声。她急急忙忙走出门,顺着走廊,到了3号病房。一个病人刚刚呕吐过,是用抽吸器抽出来的,这会儿喘不过气来了。

  “他不能呼吸了,”护士说。

  “用呼吸机作强迫呼吸,”佩姬指示道。她看着病人开始恢复自行呼吸时,又听到呼叫系统在喊自己的名字。“泰勒医生……4号病房。4号病房。”佩姬摇摇头,跑向4号病房。一名腹部*挛的病人正在尖声叫着。佩姬迅速给他做了检查。“可能是肠道功能紊乱,马上做超声波诊断,”佩姬说道。

  等到她赶回到那位断tui病人身边时,止痛葯已经起作用了。她把病人移送到手术室,给他的tui复了位,然后打上石膏。就在她即将完工时,她又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泰勒医生,速到2号抢救室。立刻。”

  “4号病房的胃溃疡病人胃痛……”

  3点30分:“泰勒医生,310病房的病人出血……”

  还有一间病房里的病人出现心肌梗塞。佩姬正在神经紧张地听着病人心跳时,听到她的名字又在呼叫系统里响起来:“泰勒医生……2号抢救室。立刻……泰勒医生……2号抢救室。立刻。”

  我决不能惊慌失措,佩姬心里想。我必须保持镇定和冷静。可是她还是觉得慌张。哪一位病人更重要呢,是她正在检查的这位,还是下面这位呢?“你呆在这儿别动,”她不由自主地说,“我去去就来。”

  就在佩姬急匆匆地赶往2……

世无定事第三章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