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伊夫·马拜>伤逝>第1章第2小节

《伤逝》第1章

第2小节
伊夫·马拜作品

  [续伤逝第1章上一小节]个区,没几家咖啡馆是这么早开门的。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家,我们臂挽着臂走了进去。有个已经醉了的顾客,肘支在柜台上,注视着安娜。安娜根本没有理睬他。刚坐下来,她就大声地点东西:

  “给先生来一大杯牛nai咖啡,我要一杯双份清咖啡,几个羊角面包,要大的……”

  她胃口真大。我乐了。我们慢慢地吃喝,没有说话。当我们走出咖啡馆时,太阳已升得很高很高,天空无云,空气已很温暖。天气将非常好。

  在医院里,门卫已经换了。他对我们爱理不理的。

  我们没有向他问路。

  助产士也换了。她热情地接待我们:

  “是的,您的医生打电话来了……请跟我来,夫人。”

  我坐了下来,继续翻杂志。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已扫过一遍大标题。旁边,有一个胖胖的女人,我只能看见她的大tui和肥大的屁gu。她像扫把,又像刷子,把桌子椅子擦得干干净净,差点把我也扫掉。我站起来,免得妨碍她工作。她谢了我。一个护士推车过来,车上有托盘、大咖啡罐和牛nai罐,还有黄油和果酱。她经过我面前,消失在一条走廊尽头。早餐供应开始了。

  助产士回来了,把我带到一个小房间里。安娜躺在一张翘起的窄chuang上,脸se苍白得让我大为惊讶:

  “怎么样?”

  “我有点痛……还没有真正开始……在产科医生的建议下,她给我打了几针催产……她想,晚上应该一切都结束了……我们有时间……现在几点了?”

  “九点十分……”

  我看了看窗外:院子里,几个护士在激烈地争辩。一辆救护车突然飞驰而到,她们立即四散。树还是绿的,街上空无一人,百叶窗关着。巴黎在沉睡。谁也不知道,安娜在这个房间里准备生孩子。

  我监视着她。有时,她朝我做做怪脸。宫缩又开始了,越来越痛。那个助产士又回来了:

  “尤其是不要着急……保持安静……痛吗?”

  “是的,有点痛……”

  安娜脸红了:这种承认使她感到难为情。我抓住她的手,吻了好多次。

  “……我得做做呼吸运动……我都记不太清楚了……”

  在接下去的两个小时中,宫缩间隔时间很长。助产士每半小时就来检查一次,把变化的情况告诉医生。

  照看过她的那个助产士走了,安娜感到很担心。她把医生的嘱咐全都抛诸脑后。她害怕了。医生答应派他的一个女助手来。这消息使安娜放心了一点。安娜转来转去,想找一个舒服的姿势,但没找到。呼吸运动毫无作用,她感到越来越疼痛。我马上去通知助产士。助产士过来又给她打了一针。

  接着,她对我说:“医生决定再加快速度。”

  我回到安娜身边:她的双手shi漉漉的,紧紧把握着我的手;额头布满汗珠,头发黏在上面。她小口小口地呼吸着,这样应该能减轻疼痛!

  “无济于事……一点都没用……我很痛……非常痛……我肯定坚持不到今天晚上……”

  助产士回来了。我走了出去,让她自在地给安娜作检查。安娜不停地发抖。当助产士在室外找到我时,她微笑地对我说:

  “比我想象的要快。我想,两小时内就能大功告成。”

  十二点二十分了。我光顾着安娜的反应,没注意时间的流逝。我很惊讶,时间过得这么快。但我觉得还不够快。

  我在安娜身边坐下,跟她瞎扯,向她描述着窗外的屋顶和树梢。我轻轻地扭过头,看着半开的窗口。但她没有听。她很痛,现在痛个不停,她几乎听不见我说话。

  她担心起来:

  “她为什么还不来?”

  “要我打电话吗?”

  “是的,要打电话给她。”

  人们告诉我,助医已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她很快就会回来的。在楼梯上,我遇到了几个来访者,抱着鲜花和礼物。也许,有人刚刚经历了我正在经历的时刻。

  助产士正在给安娜按摩肚子。安娜翘起的大tui流着几道血。我不敢看她。

  “情况很好……我又给她打了一针……她的痛苦会减轻的……”

  助产士走了。安娜轻轻地哭起来。我不知如何安慰她。我也想哭,差点忍不住。

  “我肯定不能坚持到底……我再也不能……”

  我的无能和痛苦使我自己惊慌起来,我与刚刚产生的恐慌斗争。我看了看表:

  “一点半了……助医马上就到……来,和我一起呼吸……”

  她紧攥着我的手指,每宫缩一下,她的指甲就掐我的掌心一下。

  “我渴……”

  我递给她一杯shui,扶着她喝了几口。又是一阵宫缩,她呻吟起来。我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助产士进来了,后面跟着一个长发妇女:

  “您等的人来了……不是吗?……先生,您能不能出去一会?我们要给您太太作检查……”

  我再次走了出去。我听见安娜在轻轻地喊叫。检查在持续。我想象着最糟的烦恼,对自己说,以后再也不要孩子了……助产士打开门,脸上总那么笑盈盈的:

  “很快了……我们去叫医生……在您的太太进入产房之前,您可以去拥抱拥抱她……”

  安娜似乎平静下来了: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当我走过去吻她的额头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说:

  “好了……再努力一把,一切都将结束……你很勇敢……她们叫医生去了。医生很快就会去那里。”

  一个护士回来了。我吻了吻安娜的chun,心想,这也许是最后一个吻了。安娜看着我,脸上露着微笑,朝我挥挥手。我离开了她。

  助产士发现我很惊慌,便安慰我说:

  “别着急。一切都将正常。婴儿不大,三公斤左右。已露出来了,很快就会生。别走得太远。”

  我无事可干。这种无用使我很难忍受。我决定走一走,于是大步走下楼梯,朝门口走去。

  我去早上我们吃过早餐的那家咖啡馆。顾客们在赌马,他们端着酒杯,站在电视机前,等待比赛报道。老板认出了我,见我独自一人,也许猜到了我焦躁不安的原因。他朝我笑笑,向我指着远离吧台的一个座位。我试图想象着离这里几百米的地方发生的事。安娜一定在受苦,没有胃口地嚼着我都忘了是自己给她买的三明治。想到这,我不禁伤心起来。电视中,记者在报道橄榄球比赛,他的话左右着观众的评论和酒杯、酒瓶、咖啡杯的撞击声。我望着挂在日历上方的钟。日历是去年的。三点一刻了。我付了钱,走出门外,回医院去。我注意不要走得太快。我离开安娜还没有一小时。我换了好几条人行道,以延长回去的时间。我甚至在太阳底下的一张长凳上坐了一会儿,观察着行人。他们习惯在星期天下午散步,中午在家里吃了一顿好饭,脸还红红的。他们是到森林里去。天……

伤逝第1章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章第3小节上一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