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侦探小说>有马赖义>四万人的目击者>人物x第2小节

《四万人的目击者》人物x

第2小节
有马赖义作品

  [续四万人的目击者人物x上一小节]毕竟是上院队培养出来的。”

  他呀,让新海清的亡灵附ti啦。”坪井说道。

  3

  十二月份过半之后,矢后七郎签了下个年度的合同。不过,合同内容却未必是矢后所满足的。工资也没有提升三倍。合同虽然是从法律上约束矢后一整年的,但决不是为了将矢后出售的。阿伊子也好,坪井也好,如果听过这份合同的内容,会对矢后说些什么话尚未可知。但是,矢后是被某种无形的东西所左右,无奈接受了这些条件。当他认了那些条件时,他面前的球队董事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他把手搭在矢后肩上说:

  “拜托啦,矢后君。我们明年对你的期望很大呀。只是公司还穷,给你的东西还不够充分。你给面子签了这个约,公司不会忘记的。”

  矢后默然欠身致意。这情形似乎迄今为止已延续一年又一年了。而可悲的是,矢后不是通过道理,而是通过签约,开始感受作为棒球手的斗志,开始感受到必须将自己所有能力投入到下个赛季之中的无限大的责任,、而不是仅仅相当于工资的责任。那就是应当称之为青春的东西么?如果就是青春的话,那是完全无偿的青春。

  矢后七郎从签约的翌日起便开始训练。虽说是没有下雪的冬天,但早晚的空气寒冷。明治神官的表参道两旁的树木,一片叶子都没有了。为此天空和大地都显得广阔。矢后呼着白se的气在缓缓的坡道上跑上跑下。矢后心想,亏得我在一个好地方找了公寓。这一来,他觉察到是头一次独自在赛季之外的时间进行训练。去年为止,新海清仍然在。他总是到新海家附近去,和新海二人一起跑步。再往前一年之前,每当日本锦标赛结束,一定有外guo球队来访,如新海参赛,矢后也跟去的。没有这种赛事安排的年头,二人便会一道远征,前去温暖的地方。“完全是一个人了!”矢后边跑边想。自己的身ti状况必须由自己来调节好。这样的要强心理,大概对于矢后这个年龄的青年来说会使之忘却工资的问题。实际上,一跑起来之后,头脑里就不再冒出各种问题了。

  来到桥边,他这次是反方向过桥,返回来。道路缓缓向下,然后又上坡。通向青山的坡道似乎挺长的。辛苦。但是,这种辛苦应当每天减少一点,而当它减轻之后,就会成为对自己有益的营养。

  东京被空袭的时候,人们曾争先恐后地逃到表参道。可能是认为这里广阔所以安全吧。他觉得时至今日,如果发生地震或火灾,他自己恐怕也会这样做吧。但是,结果正好相反。有一个区域投下了一定数量的燃烧弹,木造房屋开始燃烧起来时,地表便成白热状态。起风之时,火she便沿着地面往外窜,远达一二千米。那个夜晚,不是风,而是火焰舔过了表参道。当火焰将这宽阔的大道舔过一遍,表参道便成了死人川。原先站着跑的众人在那一瞬之间,重重叠叠地倒下了。——这样的叙述矢后是听过的。整洁的柏油路上曾发生过那样的事,就像虚构的一样。路上已结了冻。到了春天路树会萌芽,而到了秋天,会铺上一层黄se的落叶。

  矢后的公寓在大道往里一点的地方。离开大道之后,他开始走起来。返回房间擦擦身子,还得再睡一觉。

  不过,矢后的计划在他走到自己房前时崩溃了一个男人在等着他。

  这个人是高山检察官。

  4

  “很抱歉打扰你啦,我的确想单独和你谈一谈的。”检察官说道。

  “请进来。”矢后将检察官让到房间里,“请稍等一下,我要擦一下身子。”

  “没关系。挤点时间不致影响你的全天计划便可以了。”

  实际上计划已被打乱了。无论时间上、精神上都是如此。不过,矢后并不像在i温泉那时,对高山保持距离。矢后是为了使自己与事件tuo钩而将那封信交给检察官,似乎就在交信的时候,他和检察官之间的距离便消失了。高山检察官等矢后擦完身ti换好yi服,马上打开话头。

  “我又再提及那封信,可能会让你不快,但我认为,通过这件事,可知你是想说出真相的。”

  “是关于新海先生的事?”

  “是的。新海清是被杀的。”

  “……”

  “但遗憾的是,现在尚未能确证此事。”

  “可是,我那封信,”矢后说道,“与这件事没有关系吧?”

  “我还不清楚。但是,有一个人物已浮现在我的脑海。我所想的人物,和你感到的,在阿伊子背后的人物,大概是同一个人x。”

  “你明白我要单独见你的意思吗?”

  “明白。”

  “假定新海的太太、阿伊子小jie,你和那位作为x的人物四个人在这里吧。”检察官说着,摸出本子写上四人名字。高山的本子上木知为何并没有将那四个姓名并排列出。勉强点说,是四人中的二人留下了空位,似乎是为了不必通过其他二人的姓名之上而以直线连结,写得东一个西一个的。

  “现在我们在外边调查、观察这四人,一点进展也没有。所以我打算将其中的一人或二人变为盟友。在互温泉见面时,我曾打算向你和阿伊子小jie表明的。但我考虑了一个晚上。而你则交了一封信给我。于是我就决定单独来见你。”

  高山检察官用铅笔引出一条粗线。使四人的名字成了一人对三人。然后他只遮住矢后一人。

  “矢后君,你认为这个判断错了吗?”

  “我不这么认为。”矢后笑道。

  “我希望你提供协助。”检察官坦率地说道。

  “只要可能的话我会做的。”

  “我将你与其余三人分别对待,是考虑到见了那三人中的任一人,见面也好、谈的内容也好,都会被泄露给其他二人。我有事要请你帮助。”

  “请说吧。”

  “新海清记日记吗?”

  “这可拿不准了。”矢后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好像是有,也好像没有。

  “请你近期见菊江时打听这件事,如果有记日记,最好能借出来。估计你说是学习有关棒球的内容便可以了吧。看情况悄悄拿走也无妨。如果什么也没有,也想证实一下他实际上有没有记日记,或者因为什么原因日记本不在家里了。”

  “我明白了。”矢后答道。

  “如果是每年都记的,只取今年的部分即可。这就全靠你啦。”

  “新海先生为什么会死?”

  “还不清楚。有推测,但没有证据。我从菊江那里借了阿普罗命的瓶子和针鞋。”

  “噢,”矢后说道,“我这里有他的运动鞋。”

  “那个也借用啦。”检察官说道。

  矢后吃了一惊、望了望橱柜,应当塞在那里的报纸纸包没有了。

  “你什么时候来过?”

……

四万人的目击者人物x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人物x第3小节上一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