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崔京生>纸项链>第7章第2小节

《纸项链》第7章

第2小节
崔京生作品

  [续纸项链第7章上一小节]总编给你打过电话了?”

  “没!”阿芳故意板着脸,看了一眼王颢,说,“咱俩的事还用找他吗?多此一举!”

  “别逗,人家是来上班的,开工资的,不是来玩儿的。”

  “干我们这行的谁稀罕那几个臭工资!还不够买胭脂的呢!对吧,小王?叫你小王不在意吧?王小jie?”阿芳冲王颢笑笑,说:“看王小jie这样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不像我们。”

  “您也是我们报的知名女士呀!”上官侯抢道。

  阿芳被噱得笑起来,捶着上官侯说:“我算什么知名,跑tuishe的苦衙吏!”

  上官侯趁阿芳笑的时候,悄声对王颢说:“奔四十的娘们儿了,还lang不够呢!”

  “你又嘀咕我什么呢?”阿芳发现,诘问。

  “夸你呢!”

  “不对,狗嘴里没象牙!”

  “真的夸你呢,我这位jie是来顶魏婧的,以前没拉过广告,您还得多关照。你跟着咱们广告皇后保证错不了,她每年为咱们创利润,日进斗金,我们新闻版面全靠她养活啦。”

  “你们知道就行!”阿芳脸上掸的颜se比京剧脸谱不薄,两只手戴了四五个戒指。

  “知道!这功绩谁也难抹杀,从家里用的数,电饭煲,洗yi粉,磁化杯,三五牌钟,卫生纸,雀巢咖啡、施尔乐,西洋参,高乐高,一枝刘……”

  “男宝、东方神力、印度神油、壮……”

  “哇——可以啦可以啦!”上官侯两只手捂住脸告饶。

  阿芳哼了一声,从身后拎出一桶阿里山瓜子,递给王颢,说:“玩玩吧,也是拉来的。”

  王颢抓了一把在嘴里嗑。上官侯也抓了一把,说:“不嗑白不嗑,嗑了也白嗑。”一边说一边围着另一张办公桌打量着,“白嗑谁不嗑?”桌抽屉都被上了锁,唯一没锁的抽屉里塞着塑料雨披和雨鞋。“你们这里穷得再没桌子了吗?”

  “咱们这儿的办公桌从来就是安在两条tui和四只轮子上的!”阿芳说。

  王颢表示她没有什么可摆放的东西,凑合着可以。

  “她如果要在这里吃饭,还得买一份喂脑袋的家什呢!”

  “碗筷我有,回头拿过来。”

  “还得给她印盒名片,应酬用。”

  “jie,反正我把这位jie交给你了,你是我最信得过的人!”

  现在,王颢倾出yi橱里所有的yi服,像寄售商店里的货位样摊在chuang上。这些yi服是她入狱前所买,也是当年市面上最流行的款式。她对照穿yi镜比量,看见自己仿佛是重新上演的传统剧目中人物。古板,欠时尚,是她热衷追求过的这些yi服的一致风格。她想起阿芳的叮嘱,目前她迫切需要的就是一套工作需要的时装,而她掏不出钱去买时装店里那些好看的yi服,这使她情绪委顿。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胡小缄还没回来。

  她到母qin房间,打开母qin的大yi橱,她不止一次地参观过这个yi库,只惋惜母qin为何生就这般纤小,这些yi服也跟着这般纤小。

  胡小缄把yi服侍理得井井有条,毛、布、丝绸、皮革各类服装分类吊挂,埋着防蚀剂。它们素雅,精致,反映出女主人的审美情趣和社会修养。王颢的目光落在一套三件式灰格呢裙装上,取出来比量,居然还有一顶贝雷式小帽在坎肩襟内。她见过母qin穿这套裙装,上yi和裙摆都显得过长。她决定试一试。

  她tuo掉穿的yi裳,tuo到一半手停住,穿yi镜里的她使她惊诧,这是她没想到的。她除去ru罩和三角裤,对镜试着走出几步上班女郎特有的那种步子,抖落开头发。她看上去确实是那种生就高雅的女xing吗?她问自己,转动着身ti,脖子上挂的锡箔璎珞跟着银光闪闪,她的五官,四肢,ru房,小腹,毛发,使她推想到父母,她尽情地欣赏着自己,直到感到冷了,才穿上呢裙。裙装紧小,包裹衬托出她的song部和线条浑圆的臀,露出膝盖与两条匀称的tui。她迈出一字台步,看着镜子里,相信如果母qin这时回来,她定会惊讶地跌落手里的拎包。

  猫出现在门口,用yin森森的目光盯住她,吓了她一跳。她跺了一下脚,想轰走猫,忽然又感到这只猫很可怜,头上绕着脏兮兮的绷带。

  她接着对照镜子,裙装意外的效果使她喜不自禁。从阿芳嘴里,她了解了这份工作的xing质,翻阅了旧法制宣传资料,为自己编织出一个走向成功的梦幻。

  她已经看见了自己的身影出现在梦境里。

  翌日。

  王颢隔着马路看见阿芳时大吃一惊。阿芳身穿黑se弹力紧身装,黑羔皮高加索筒帽,黑皮手套黑皮靴黑坤手袋,黑钻石耳坠黑玉项链黑盘永不磨损型雷达腕表,就像一尊兜头浇下墨汁的躶ti像。她竟不知该不该叫她一声好,正犹豫间,阿芳看见她,隔着马路打招呼,挥手拦住一辆出租轿车。

  “很好。”她们坐上车,阿芳用手指捻着她的yi袖评价,“料子不错,靴子也不错!”

  “你的也不错!”王颢说。

  “我们都不错,猛一看你我还以为撒切尔夫人又来华了呢!”

  “我也有同感,怪自己怎么麦当娜来了都没听说。”

  “马当拿,马当拿是谁?”

  王颢从车内反光镜看见司机在瞧她们,不再说话。

  “是去公安局吗?”司机问。

  “公安局!”阿芳说。

  出租车驶过大桥,拐进巷里,停在有警卫站岗的大门口。“你进去吧,我等你。”王颢说。

  “一起进去吧?”阿芳打开车门,回头问。

  “我害怕。”王颢说。

  “怕什么,你又不是犯人,是自家人!”阿芳站在路上说。

  “一家人怕见一家人。”王颢挥挥手,阿芳关上车门离去。

  司机和王颢看着阿芳朝公安局里走,像没穿yi服一样乌光闪闪,迈着挺拔的步子。

  “你们是干吗的?”司机问。

  “记者。”王颢说。

  司机回过头,打量着,摇摇着说;“不像。”

  “那像干吗的?”王颢反问。

  “像……反正不像记者。我拉过记者,都挺邋遢的。”

  “我们是法制报记者。”

  “更不像啦!你们哪像执法机关的?”司机想了想,又盯住王颢看,说,“不过,穿上警服还是蛮像的。”

  这时,阿芳陪着一个警察走出门,qinqin热热地说着话。

  王颢定睛细看不认识,钻出车,阿芳介绍来者是公安局消防chuchu长。他们握过手。王颢递上名片,左chu长一边看名片一边往车里钻,拉住王颢的手让她坐在身边。

  “去北海渔村!”阿芳对司机说。

  他们三个人挤在后排,左chu长被夹在中央;王颢听着阿芳煞有介事地讲着一桩广告的前景,左chu长答话时手在……

纸项链第7章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章第3小节上一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