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科幻小说>中国科幻>千年虫人>七 凡夫俗子

《千年虫人》七 凡夫俗子

中国科幻作品

  前往卡拉feng,必须取道于鲁卡拉

  鲁卡拉有一个guo内机场,从加德满都乘搭航机,大半个小时左右便可抵达。

  苏罗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一切,总共有六个挑夫和两个厨子,阵容倒算不弱。

  苏罗对我们分析眼前的形势:“明天,我们就会攀上南溪巴沙,这个地方已经是三千四百四十公尺的高山,氧气越来越是稀薄。

  “要避免患上高山症,情况就和潜shui一样,尽量避免急上急落。因为只有这样,身ti才可以逐渐适应。

  “照正常情况而论,每天攀登的高度,最多不宜超过五百公尺,路程的远近反而不成问题。

  “要是感到不适,必须争取休息的机会,而且要多喝shui,以每天不少于三公升为佳。”

  我道:“放心好了,我原本就是来渡假的,越是优悠写意的旅程,越合我的心意。”

  苏罗冷冷一笑:“但你的波士并不这样想。”

  在他眼中看来,我已成为温守邦的下属,真是可笑复可恶。

  但我并不分辩。这一个脾气古怪的旅行社东主,我对他并不特别憎厌,却也不存在任何程度的好感。

  无论他怎样看和怎样批评,对我来说,都只是无关痛痒的事。

  我们很快就开始了攀山之旅。我一直跟在维梦左右,她穿着的是一套专业运动装,se泽五彩缤纷,颜se灿烂得令人目眩。

  她告诉我:“这是最新设计的运动时装,既轻便,还具有调节ti温的功能。”

  我笑笑道:“无论你穿什么服装,只要没有把美丽的脸蛋罩住,我就很想吻你。”

  我说的是真心话,她是知道的。

  她爽快地给了我一个吻。

  飞吻。

  虽然只是一个“不着边际”的飞吻,但仍然具有令我遍ti酥软的神奇魅力。

  猛地里听见苏罗的一声喝叫:“在攀山的时候,最忌卖弄风騒,要是在险峻山崖之上忽然晕其大lang,直掉下去可不怎么有趣!”

  他是专业的攀山向导,甚至可以说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可是,我又是谁?

  我是惊奇俱乐部的始创人兼会长洛云。当然,我必须承认,我从没攀登过额菲尔士feng,但我这十年以来的种种历险生涯,又岂是苏罗所能明白的?

  对于他这种态度,我十分反感,也不再打算和这种人客客气气。

  我疾冲上前,首先告诉他:“我叫洛云,我的身份,你是早已知道的,但很不幸,你一直都把我这个会长当作白痴,请问一声,你凭什么在我面前胡说八道?”

  苏罗见我来势汹汹,却还是紧绷着脸,完全没有把架子丢开。他粗着嗓子道:“洛会长,我说的都是事实,别忘记,我是这一支攀山队的队长!”

  我冷冷一笑:“就算阁下是三军总司令,也没有资格在我和未婚妻面前焚琴煮鹤!”

  我是把“焚琴煮鹤”这句中guo成语,硬译为英语说出来的。

  苏罗的英语程度再精刮,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为什么要“焚琴”,何谓之“煮鹤”。

  要是他态度软化,我是不会咄咄逼人的。但他居然硬撑到底,甚至还用力在我song口上推了一下。

  他这一推,劲道十分凶猛,我一看之下,就知道这家伙是懂得搏击功夫的。

  因为他不单只是伸手一推,另一只左手更已摆出了攻击姿态,只要我稍有异动,立时就会施展更狠辣的袭击。

  我并不是一个三天不打架便会手痒的人。

  就算三年不打架,也不会。

  因为痒的不是一对拳头,只会是心痒难熬。

  难得对方打算“先发制我”,那是最妙不过的。在他伸手向我一推之际,我已巧妙地把身子向左后方轻轻卸避。

  他感到不对劲,再也不留手,左手“霍”的一拳,直向我右颊轰了过来。

  我嘿嘿一笑,心想要是给你打中了,将来还有面目回香港见乡qin父老吗?

  他轰出左拳,我用右爪回敬。

  他的拳法,出自何门何派,请恕洛云孤陋寡闻,看不出来。(尼泊尔这个“伟大的小山guo”有什么上乘的武功,待考。)但我这一爪,却是大有名堂。

  这是“三钩鹰爪功”!

  一爪三钩,只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力道,闪电般向敌人施展狠辣的反击。

  苏罗那一拳,自然是击中了稀薄的空气。但我这一爪,却准确地抓住了他的“巨骨穴”。

  巨骨穴在人ti肩外侧,锁骨与肩feng相接的凹chu。我用三钩鹰爪一抓下去,苏罗的上半截身ti,立时就酸软起来。

  要是他立时投降,我也许会不为已甚。但这家伙狠劲大发;非但没有投降,反而右脚直踢向我的小腹!

  我的小腹,是要留待维梦温柔地抚摸的私家重地,要是给这厮踏出一只防滑攀山鞋印,那可不妙。

  我立时松开了苏罗的巨骨穴,又把身形一矮,以地堂tui扫向他的左脚膝盖。

  他早已败象毕呈,又怎能招架,以至是闪避?

  这一脚虽然并不致命,但却令他痛彻心肺,竟然杀猪也似的叫了起来。

  我扑前瞪着他,要看看他狼狈的样子,他竟然一口口shui吐出,要是我反应稍慢十分一秒,已然“中招”!

  这家伙太可恶了。他曾经用可乐泼得温守邦一脸胡涂,又向我吐口shui,要是再不还以颜se,最少有三几晚睡不着觉。

  我不再留情,反手便是一掌,“叭”的一声,一掌把他打得鼻孔喷血,仰天倒下。

  两个挑夫急急走了上来,神情又是焦急又是惶恐。我挥了挥手,用尼泊尔语叫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私人恩怨,很快就可以解决!”

  一个挑夫道:“在攀山前打斗,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道:“这并不是打斗,我只是动用武力殴打一个自以为是的向导!”我是怒气冲冲的,甚至是野蛮的,但我实在忍受不住苏罗这个混蛋!

  经过了一番扰攘,到最后苏罗总算是忍气吞声,继续做他的向导,而且还qin口答应了温守邦,不再找我的麻烦。

  我却事先提出警告:“他不找我的麻烦,并不等于我也不找他的麻烦,要是不满意,大可以把这一个攀山旅游团解散。”

  温守邦大是着急,他把我远远拉开,苦着脸道:“洛会长,求求你不要把事情搞垮,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已不可能走回头路。”

  我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温总裁,你会否相信,就算我把苏罗两条tui一起打断,他也会叫挑夫把他抬着带领我们前往卡拉feng?”

  温守邦一怔:“何以见得?”

  我道:“他根本就是高山喇嘛的人!初时,他完全不愿意把我们带到卡拉feng找寻高山喇嘛,但当我跑到街上对付跟踪者的时候,他和高山喇嘛联络上了,然后,他就作出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这个人,对金钱并不重视!虽然他是旅行社的老板兼向导,但实际上,他是一个灵魂学的研究者!”

  “灵……

千年虫人七 凡夫俗子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 凡夫俗子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