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侦探小说>张宇>贪靓鬼

贪靓鬼

张宇作品

  杨笑蓉有这样的习惯:每星期都到美容院去做两次脸。今天又是做脸部按摩的日子。  她是娜娜美容院的长期熟客,每星期的两次做脸,都安排在下班后,别的客人需要预约,但杨笑蓉则不需要,因为她的时间固定,每星期两次,都在下班后。  娜娜美容院的美容师,老早替她订了时间表,所以她只要按时去到便可以了。  连美容院的珍纳,都知道每星期这时候一定会见到她,还ti贴的先泡好一杯花旗参茶等着她,可偏偏它的丈夫余定强,就连这一点点事情都记不牢。  下班前,丈夫还打过电话来。  “太太,林约翰的结婚酒会五点半在希尔顿举行,我现在来接你?总得到一到,毕竟林约翰是我的得力助手。”  “你忘了吗?今天是我做脸的日子,怎么去呢?你自己去吧。”杨笑蓉对丈夫的粗心大意,已经有了不满。  “太太呀:你可以做少一次半次,有什么关系,但酒会你不到──”  “有什么关系,他们明晚还有个晚宴的,我明晚出席不就是了吗?”  “唉!你不去就随便你吧!但是,我的好太太呀,做脸是闲事嘛,你怎可以对自己的一张脸这样没有信心呢?”余定强在电话中无可奈何的说。  “哼!这不是信心问题,这是防犯未然!”杨笑蓉冷笑道:“我保养得漂漂亮亮,你也没有借口去寻婚外情呢!”  “我哪里敢?何况有这么漂亮的太太,我早已修心养xing呀!”余定强嬉皮笑脸的把电话挂下。  然而,说老实的,丈夫并没有说错,杨笑蓉对自己的脸孔真的没有太大信心。  自从前年三十岁生日之后,杨笑蓉每天照镜的时间就比以前多出一倍,而市面上那些美容护肤用品,越是价钱贵的,越是能吸引她购买的兴趣。  她开始不大敢笑,怕的是笑得多,眼尾便会有鱼尾纹出现,故而,她的时装店内那群女孩,都觉得她们的老板娘越来越严肃,殊不知道杨笑蓉少露笑脸的原因,是那么苦煞心思的。  珍纳替杨笑蓉做完脸部按摩后,照例给她涂上脸膜,就让她躺下来休息了。  “余太太,你先歇一歇,我等会儿再进来。”珍纳对她道。  这儿跟其它美容院分别不大,都是分成一个个小房间,里面有齐备的仪器,有很舒适的卧椅,客人躺着让美容师替她们做按摩,做各种脸部的整理。  杨笑蓉早已习惯了这些做脸的程序,珍纳替她做完按摩之后,就要替别的客人做,她是自己指定的美容师,在这儿,她试过几个不同的美容师,始终认为珍纳的手法最好,她对她最有信心。  此刻杨笑蓉躺着,本想好好的小睡片刻,珍纳的手法实在是好,经她一轮按摩,尤其是今天有少许头痛,可是刚才珍纳只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揉了几下,现在什么痛楚都没有了。  可是,有点昏昏慾睡时,偏偏邻房的一位太太以尖锐的声音在跟她的美容师在闲聊,杨笑蓉待要不听,但声音很自然就钻进她的耳膜里。  “……不是说笑的,没有一个整容的,上了三十岁不出毛病的!”  杨笑蓉本来就嫌那女人的声音吵,但是,听到她的话之后,却是整个人一点睡意也没有,而且打醒了十二分精神听下去。  “可不是吗?上了三十岁,肌肉开始松弛,当年注在皮肤下的东西,自然也随之泻下,比本来的还要松,所以,整容过的,更加非做脸不可……”  杨笑蓉待要听下去,突然珍纳拉开了门帘,就向她叫道:“伍太太——”  杨笑蓉跟珍纳同时一呆,珍纳马上摇了摇头,道:“对不起,余太太,我真是失了魂,怎么老是乱叫的?”  杨笑蓉对手下苛刻,但对珍纳可是很和善的,只见她笑道:“你老是惦着伍太太,是不是那个伍太太给你特别多好chu呢?”  美容师的手法好,一般客人都会特别给予小费的,可是珍纳连忙道:“怎么会?余太太你才是对我最好的客人,要是个个客人像你那样,我多做几年,就可以储够钱移民了。”  “但最近这几次,你总是把我唤错为伍太太的,那位伍太太是谁呀?令你这么印象深刻?”  珍纳解释道:“才不是呢!伍太太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来,唉!说不定已经移了民,我们有很多客人,都移民走了,所以老板常常说,生意越来越不易做了。”“既然这样,你没有理由老是把我叫错的,难道我的样子很像她?”杨笑蓉说,却又摇头:“没有可能的,我的脸膜还未tuo下来,就算长得跟她有点像,这情形也不会认错吧?”  “可不是?我想我真是失了魂,对不起呀!”珍纳再连声对杨笑蓉道歉。  被人唤错了,到底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况对方已经再三的向自己道了歉,杨笑蓉也不放在心上,所以便道:“别放在心上,快替我洗了脸,我还得赶回家去,家里的菲佣们,若我不回去,她们都管看电视,不听话呢!”  对杨笑蓉说来,被珍纳错唤为别人,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起码,不会比她在美容院内,听到邻房的女人谈起整容后,上了年纪会有变化的问题值得她留心。  只有自己的丈夫才会那么笨,杨笑蓉自己心知肚明,当年还未结婚,自己曾悄悄的去改过下巴,一直觉得整容后,自己的运气比以前好许多,不但遇上个经济条件很好的男人,而且婚姻又颇好,生意也顺境。  但是,自从上了三十岁后,杨笑蓉每次照镜时,都觉得自己的样子有点改变,彷佛不比以前美貌了,初时只以为自己年纪大了,有点改变,今天听到邻房那个女人的话,才赫然发觉自己不是疑心,而是整容的后遗症开始了。  故而,杨芙蓉有点惴惴不安,到了下一次去做脸时,她便决定要跟珍纳说以后每星期要多来一次。  可是,今天当她来到美容院时,老板娘就对她道:“余太太,今天让罗莎替你做,好吗?”  今天特地来就是要找珍纳商量多做一天,怎可以换别人?她对别人都没有信心,所以忙道:“一向都是珍纳替我做的,她比较明白我的心意。”  “我明白,但是,很对不起呀,珍纳已经辞了职。”老板娘抱歉的解释。  杨芙蓉呆若木ji,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为什么会这样的?珍纳做得好好的,为什么会走了?”  “我也不知道原因。”老板娘苦恼的说:“我已经出尽办法挽留她,可是她还是坚持要走,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杨笑蓉失望到了极点,又极之不服气,继续追问:“珍纳有很多熟客人的,老板娘,你怎不加她薪shui呢?”  “如果她肯为此留下,我就不会那么为难,可是珍纳却说不是为钱,我也没有办法。”  “但总得有个走的原因呀?”  “我不知道,只是,最近这几天,珍纳的精神有点恍憾,尤其是进入第二号房工作时,更加心神不宁,但问她,她又不肯说原因。”  杨笑蓉呆了呆,自己每次来,总是在第二号房做脸的,珍纳到底为什么入了第二号房就心神恍……

《贪靓鬼》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贪靓鬼》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