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侦探小说>张宇>照妖镜

照妖镜

张宇作品

  “说真的,这阵子政治气候那么敏感,我都有点担心市场会不会忽然大跌。”谈靖 宇边说,一边从酒架那边拿出一瓶红酒来,对他的客人赵功保道:“这只酒是八八年的, 价钱便宜,试试,虽然干一点,但也可以喝呢。”

  坐在赵功保旁的赵太太,连忙阻止道:“不要了!今晚他已经喝得过量了,不要再 给他喝!”

  谈靖宇像没听到赵太太的话一样,已走开去把扔在咖啡台上的开瓶器拿起,径自去 开酒,又道:“一定要试一点点,功保的酒量我知道的,他还可以多喝一瓶呢。”

  “这……”赵太太想开口。

  “云芝!你就由他们男人喝吧!我家那个难得有人肯陪他喝酒聊天,功保的酒量我 们知道,由他喝吧,我们过来吃shui果,聊点别的。”谈太太这时向赵太太笑道。

  “但他最近胆固醇又高了,医生要他戒酒,他老是贪杯。”赵太太还在唠叨。

  “哎呀!算了吧,像我们快到四十的人,有哪个不是胆固醇过高的?只要未到危险 界线便好了,小心点饮食已足够。反正功保也不会天天喝呀,难得今天你们第一次来我 们家,让他破破戒吧!”

  主人家那么客气,赵太太也不好意思再坚持了,她也让谈太太拉到饭厅那边坐,由 得两个男人在客厅那边喝酒聊天。

  “说真的,搬来差不多一年了,每次说请你们来吃饭,结果不是你家那位临时有事, 就是我那位要出差。说实在的,别以为香港弹丸之地,但各忙各的,真要碰个头,好好 的聚一聚,也不容易。”

  这时作为女主人的谈太太,拉了椅子让赵太太坐下,又去张罗热茶出来给她,继而 拿了些像硬壳果之类的茶食,放在餐桌上。

  “可不是。像章太太,我去年就跟她说了,要约她与你一起吃顿饭;怎料,我到上 个星期,陪功保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宴,竟意外的在那儿见到她。但专诚约会吗?反倒 到现在仍约不到!”赵太太一边喝茶一边道。

  “我们还经常通通电话,可是,像程黛霞,你知道她吧?我差不多半年未跟她联络 过了。唉!也不晓得平时每天到底忙些甚么?胡里胡涂的混日子罢了!”

  这时,赵太太向饭厅及客厅那边瞥了一眼,道:“你刚才说,你们搬来这儿差不多 一年啦?我怎么好象觉得你们搬来这儿不过几个月?”

  “甚么几个月?要是连装修时间,都差不多一年零两个月了。”谈太太马上说。

  赵太太继续向屋里环视,只见屋里的陈设及装璜别出心裁,可以看得出,主人确曾 花过许多心思;而且谈氏夫妇的品味颇高,好象客厅里那套中式的花梨宫座椅,放在西 式的客厅中,而能够那么调和,就全靠主人的se调配合与布置的巧妙了。

  可是,也不知道是甚么缘故,这房子虽然布置得极舒适,地方又够宽敞,但赵太太 总是感到这屋子不大自然,自己坐着不大安稳。

  虽然她与谈太太可以说得上是很谈得来的朋友,但要她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她还 是没这个勇气,毕竟首次造访谈家,也可看得出,主人夫妇言谈之间,对他们在这屋里 所放的心思,十分自傲。

  当她斜眼望向客厅那边,见两个男人谈兴仍浓,不好意思趋丈夫告辞。

  “对了,来了这么久,还未知道洗手间在哪儿,我想洗洗手。”可能晚饭时汤喝多 了点,赵太太感到有需要上上厕所,便向主人询问。

  谈太太马上站起来说:“就在这边。”

  谈太太把她领到走廊旁边的客人洗手间,顺手替她把灯开了,说:“你请随便。”

  赵太太入了大理石铺天盖地的洗手间,更进一步了解主人在屋内花的心思和金钱, 实在不少。

  洗过手,很本能的想理理头发,看看chun膏褪了多少。但找遍整个洗手间,竟然找不 到一块镜子!

  赵太太不由自主嘀咕起来:“怎么搞的?每样都花了心思,却连镜子也不镶一块!”

  但没有镜子的洗手间并不稀奇,既然没有镜子可照,当然不会再逗留在洗手间,便 重回饭厅。

  回到饭厅时,却不见了谈太太。

  正自奇怪时,听到谈太太的声音在厨房那边响起:“云芝,你坐一下,我拿西瓜出 来给大家吃。”

  “你别又张罗了,我们都吃得撑不住啦!你出来陪我坐坐吧。”赵太太响应着。

  不过,她并没有进厨房帮手;她有个习惯,每次去完洗手间,都要照照镜子,看看 头发乱了没有,所以这时她很自然的再坐下来,拿起手袋,自里面掏出自己的粉盒来, 想打开粉盒盖子的镜,好检视一下自己的头发到底乱了没有?

  然而,就在她刚要把粉盒打开时,忽然,背后有一只手飞快的伸过来,一把就将粉 盒夺过去。

  完全不知道发生甚么事,粉盒就给人抢了,赵太太吃惊的低呼了一声,回过头去, 发现抢夺自己的粉盒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儿的女主人谈太太。

  “徐璐!”赵太太呼着谈太太本来的名字,惊讶万分的问:“你--”

  “不要把粉盒打开!”谈太太似乎十分着急,却又像十分尴尬,不晓得如何解释才 是。

  “到底我做错了甚么?到底这粉盒有甚么不妥?”赵太太对于谈太太的表情,完全 不能理解,十分惶恐的问。

  “云芝,对不起,我……我抢你的粉盒不是恶意的,我只是怕你……”

  “怕我?”赵太太越听越一头雾shui

  “我不是怕你,我的意思是……我怕你真的会打开粉盒。”谈太太结巴巴的解释。

  “但我的粉盒有甚么毛病呢?”赵太太更加迷惑了,她望了仍在谈太太手上,却属 于自己的粉盒,便问谈太太。

  这时,两个正在饭厅喝酒的男人,依然对当前的投资气候各抒己见,高谈阔论,对 饭厅这两个女人抢夺粉盒完全不知情。

  谈太太看了看他们,又很为难的望了赵太太一眼,终于低声的道:“我们不要在这 儿谈,我们走出门口说去。”

  “走出门口?”赵太太又是一愕,似乎搞不清谈太太的意思,故而郑重的问:“你 是说离开这儿?”

  “对。我们出去走廊,然后让我详细告诉你。”谈太太坐言起行,率先领着赵太太 往大门走。

  “咦!你们上哪儿去?”出门是必经客厅的,谈靖宇见到两个女人走出门,连忙好 奇的问。

  “我……忘了看看信箱,所以让云芝陪我下去看看。你陪功保继续喝酒吧,我们很 快便上来了。”谈太太找了个借口。

  两个男人不虞其它,果然继续他们的财经话题。

  当赵太太满腹狐疑的随着谈太太走出大门后,站在门前,谈太太便把刚才抢来的粉 盒递给她,并道:“现在还你了。”

  接过粉盒后,赵……

《照妖镜》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照妖镜》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