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鲍十>死路第2小节

死路

第2小节
鲍十作品

  [续死路上一小节]到了西大坑,他是走路来的。那时候他就知道,这件事坏了。

  刘贵来到的时候,四堆已经在岸上了。一片人站在四周,三堆正坐在地上发呆。刘贵走进人群。他真是吃惊不小。他以为他早就烂掉了呢!他并没有烂掉,他只是变得白了,苍白苍白。他鼻子还是鼻子,嘴还是嘴。奇了!刘贵对自己说,真是奇了!

  刘贵说:“哎呀,哎呀!”

  刘贵又说:“怪不得好几个月没见他呢!这家伙准是喝了猫尿shui,喝醉了,一滑脚滑进去了。”

  刘贵又说:“人死不能复生。一出shui就该烂了。快埋了。郎头,你领几个人打墓坑去。镰刀,你领几个人上我家,把西下屋那口棺材抬来,急三火四地,也只好先这样了。”

  被吩咐的人没等动脚,就被蹲在地上的三堆叫住了。三堆往起一站说:“慢!”

  刘贵说:“咋着?”

  刘贵又说:“我的话你也敢不听?”

  三堆又蹲下了,他谁也不看,只看着四堆,他说:“人命关天呢!这事我得报告霞镇呢!四堆他不是淹死的,他是叫人勒死的,他脖子上还有绳子印呢!……刘屯长你看看,你看看就知道了……”

  “姓名。”

  “刘贵。”

  “年龄。”

  “我今年58步……”

  “职业。”

  “农民。不,屯长。”

  “现在住址。”

  “兴十六屯。”

  “籍贯。”

  “兴十六屯。”

  “兴十六屯?”

  “我生在兴十六屯,长在兴十六屯。”

  ※        ※         ※

  刘贵从前不叫刘贵,他有个小名儿,叫狗子,那时候,屯里人都叫他狗子。他的爹娘死得早,娘死那年,他才四岁,他到了七岁他爹又死了。爹娘都死了,给他留下了两间土坯房。

  土坯房黑洞洞的。乡qin们埋了死者,都回到土坯房里。有人抽起了旱烟,有人轻轻咳嗽着。刘贵呆呆地靠樯站着,神情倒也有点凝重。

  “这可怜的孩子!”

  说这话的都是女人。女人们心慈面善,有的还泪shui涟涟的。

  有的还走地来把手掌放在刘贵的脑袋瓜上,轻轻地抚弄着,弄得刘贵脑瓜顶直痒。

  “咋办呢?往后这孩子昨办呢?”有人开始议论。

  有人磕了磕烟袋锅,这人是周锁子,他是屯里年龄最长者。啪啪啪的声音一响,大家就静下了,知道周锁子有话要说了。

  周锁子说:“我倒有个主意。大家都眼明见的,现今,狗子没了娘又没了爹。依我看,大家在一个屯里住着,说啥也不能让孩子给饿死喽!这也不太难,咱们每家舍出一口东西,也就把他养活啦!”

  停了停,他又说:“还有yi裳。yi裳就不打紧了。一个小孩子能遮住身子就行了。不过,冬天可不能让人家冻着,缝连补绽,不管新的旧的,总得让人家穿暖和了。”

  听了周锁子的话,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他的话有理,事情也便这样定下来了。

  这时见周锁子朝刘贵摆了摆手,道:“狗子呀,你过来。你给大伙儿跪下,你朝大伙儿磕三个响头吧!从今往后,你就是大伙儿的孩子了!……”

  刘贵乖乖的,果然给大家跪下了,果然磕了三个响头,咚咚咚,真的响。刘贵把脑袋磕得生疼,疼得他差一点就要哭了。刘贵没有哭,乡qin们倒哭了,尤其那些女的,有的竟哭出了声,哭得抽抽咽咽的,都哭这孩子可怜呢!周锁子也哭了,尽管没出响声,眼圈却是红了。

  (如今,周锁子早已经死了,当年就70步了,没几年就死了。)

  从那以后,刘贵便每天到一家里去吃饭。这一家吃完了,到了第二天一早,下一家必定过来叫他:“狗子,吃饭啦!”

  刘贵总是蔫蔫的,低着头,跟着叫的人就去了。

  那些年,整个兴十六屯,整日似乎只响着一句话:“狗子,吃饭啦!”

  或者:“狗子,今天该我家了!”

  “狗子……狗子……狗子……”

  刘贵真像一条狗,吃了东家吃西家。也不用跟谁客气,进门就吃,吃完了想走就走,不想走也行,就在这儿呆着,有时候夜里就住在这里了。

  当然,饭食并不见得多么好。推算起来,审时正是1946年前后,屯里是刚搞了土改,大家的日子都不怎么富裕。却也总是人家吃啥他跟着吃啥,这对刘贵说来,却是没什么可挑剔的。偶而他还可以吃点别的东西,一个ji蛋什么的,这是别的孩子也难得吃到的。

  他的饭量越来越大。他的食慾是那么好,他的肚子就像一盘磨,不论什么东西,三磨两磨就磨光了。他一个小小的孩子,竟可以吃到两个大人的饭。他埋头埋脑,眼睛只盯着饭碗,一口一口尽往嘴里扒饭,好像世上什么也没有了,弄得别人还得劝他慢吃,怕他吃急了噎住。

  “你慢吃,狗子,你看锅里还有呢!”

  刘贵并不搭话,照样吃他的。

  开始的时候,有人并没想到他饭量这样大,有几次,还真是叫他把饭吃光了。后来就知道了,知道他饭量多么多么大。再轮到谁家时,谁家就留意多煮一些。

  那时候,刘贵尚不是个很强壮的孩子,甚至还很瘦弱,两条tui像麻杆似的,脸se蜡黄蜡黄的,两只眼睛总像要从眼眶里落下来似的。可是,不消几个月的时间,眼见刘贵就变了样子,tui也粗了腰也壮了,吹气似的。脸se也日渐一日的鲜润。眼睛虽然还是那般大,却shui灵灵的,神气活现的。身材也比同龄的孩子高大许多,尤其是两只脚板,已经快赶上大人的脚板大了,走起路来通通直响。还有他的嗓门,也一天一天变粗,说起话来十分洪亮,站在屯西喊谁一声,人在屯东也听见了。

  站在卡车上的刘贵,突然想起这些事来,心里竟隐隐有了一种不安。

  ※        ※         ※

  今天,共十六屯有点不同往常。

  太阳出来了。雾气般的chao红的日光瓢荡在每一幢房子的房檐上,也飘荡在院子里。院子里跑着为鸭鹅,跑着猪,跑着狗。早晨的炊烟已经散尽,却留下了浓浓的气味。阳光也落在屯东的老榆树上,老榆树便红彤彤的一团,就像着了火。

  每一家都早早地吃了早饭。

  每一家都大敞着院门和房门。早早的,街上就有人走动,有大人也有孩子,还有老年人。他们的脚步有重有轻,却一律都很轻快。他们的神情都及其肃穆,见了面打招呼时,眼睛里却闪动着欣喜,一副心中有数的样子。

  几个年轻人走出屯子去了,有的扛着锹,有的扛着镐。走到老榆树跟前时,见树下坐着几个老人。年轻人刚想和老人打招呼,老人已经先开了口。

  只听一……

《死路》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死路》第3小节上一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