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韩寒>他不是“另类”—读《三重门》

他不是“另类”—读《三重门》

韩寒作品

  韩寒—一位高一学生竟然会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的确是件令人惊奇的事。连作家出版社也被惊动了,赶着时间出了该生21万字的长篇小说《三重门》,这种殊荣恐怕是少有的。

  我赶紧买了一本,想一睹这位被媒ti抄得沸沸扬扬的“另类学生”是什么模样。在扉页上,我看到了作者的尊容。与其他孩子一样有鼻子有眼,只是目光中多了一些睥睨的神情。花了两个晚上,我粗读了一遍小说,看完后却是一片迷茫:这样的“问题”少年何以能让众多的guo人关注?这样的作品值得大肆渲扬吗?

  就内容来说,从《三重门》的主人公林雨翔的经历中可以看到许多作者的影子。无论是通过ti育加分进入市重点,还是夺冠作文大赛;无论是雨夜流lang,还是考试挂红灯;无论是追求女孩子,还是与人打架;林雨翔都没有超出常规学生所走过的“康庄大道”。引起人们争议的根本原因在于,这样一个成绩狂差的小孩,绝大多数功课都“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不合格学生,为什么有这么好的文采,能写出同龄人所无法写出的文章来?这种强烈的反差根源在那里?是不是我们现在的教育制度摧残英才的出现?是不是我们还缺少培养天才的土壤?

  其实这种考虑是多余的。因为无论从语言的成熟、思想的锐利、书中显示出来的智慧看,《三重门》都没有超出传统文化,更不要说突破。

  首先,《三重门》里所ti现出来的知识大多来自于传统文化、知识,有些甚至有着明显的模仿痕迹。得到众多专家好评的韩寒的“名言”都列在正文前的专页上。笔者摘抄几句,以飨读者。面对成绩单挂红灯7盏和留级的命运,韩寒说,“看上去看美”。面对下学期再次7门功课高挂的红灯,韩寒说红灯“照亮我的前程”。思想品德不合格,韩寒却说:“思想品德不及格,总比没思想好”。仔细考察一下,“看上去看美”,好像是模仿了一位颇有智慧,又有“文痞”之称的“大家”的名言。“红灯照亮前程”一说,很容易让人想起同样作出惊世骇俗之举的现代诗人顾城的名著《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se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可与顾城的诗可比,两者无论是从立意、深度还是积极意义都不可同日而语。第三句话,我还没有看到其出chu在哪里,但仔细一想,这句话本身就不是很科学:思想品德不合格,与思想的有无根本就是两个问题。

  其次,小说ti现出来的智慧可信度并不高。曹文轩先生在《序》中说,“在人生经验方面,是无法设计的,你年龄没有到这个份上,有些经验你就无法获得。经验是造物主一点一点给予的”。如果说《三重门》里所表现出来的是智慧的话,那也多是病态的、自慰式的智慧,是一种“世俗”的智慧,是一种“书上得来终觉浅”式的智慧。当林雨翔拿着捐来的“全guo一等奖”的荣誉证书时,依然有一种出不了名的落寞,他无奈地说:“其实这世上要淡泊名利的人就两种,一种名气小得想要出也出不了,一种名气大得不想出还在出,前者无所谓了,后者无所求了,都‘淡泊’掉名利,倘若一个出名正出得半红不紫,那他是断不会淡泊的。”这种厚积薄发的“幽默”和“智慧”,如果从一个经历了大风大lang的老者口中说出倒也罢了,如果从一个17岁的毛头小孩嘴里说出,真让人酸倒牙。

  此外,《三重门》一再表白了一段话,可谓是经典之作了。“如果现在这个时代能出全才,那倒是应试教育的幸运和这个时代的不幸,如果有,他便是人中之王,可惜没有,所以我们只好把全字人下的王拿掉,时代需要的只是人才。”言下之意是,我韩寒不上大学,我门门功课都不及格,我倒成了全才。因而,我们要摧枯拉朽般消灭现在的高考制度。“韩寒”现象,说到底是试图以个人的所谓“成功”,来否定整个高考制度,这也是韩寒之所以吸引人的地方。

  其实,明眼人不难看出,这种推论是以偏概全、站不住脚的。无论是人才,还是全才,最终的决定因素都只能是靠自己的努力。关键在内因,外因总是依靠内因才起作用的。目前的成才模式是很多的,高考绝对不是唯一,每年都有数万人通过自学考试获得各种知识和才能。其中有许多人还是横跨许多学科的。随着市场ti制的建立和健全,衡量全才价值的标准也从单一的知识积累,发展到目前的资本和知识并重。

  林雨翔不是“另类”,韩寒也成不了“异端”,他们都是我们现代教育制度下的儿子。不过,他们比别的儿子多了点个xing,多了点头脑,早一点发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而已。

  苍天之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甘心为这样的怪才、甚至歪才让出道来了,作家出版社就是这样。但愿,对于这样的学生,对于这种现象,我们应该少一点惊奇,保持一颗平常心。 

《他不是“另类”—读《三重门》》全文在线阅读完毕..
浏览韩寒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