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韩少功>《爸爸爸》作品鉴赏

《爸爸爸》作品鉴赏

韩少功作品

  这是一部有意识把主题掩藏起来的作品,或者说它的主题比较隐晦。它呈现给读者的,首先是其奇特的美学风貌:神秘、悲壮,而又有一层淡淡的喜剧se彩。这种美学风貌使小说具有了无穷的魅力。神秘xing的形成得力于多种艺术手段。

  首先是作者有意淡化故事的背景,把ji头寨放在白云缭绕的深山里。从小说提及的汽车、报纸看,故事是发生在不久以前,而从人物原始、愚昧的生存方式看,故事又似乎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于是故事的空间坐标和时间坐标都有些游移不定。

  其次是写出人物、事物的怪异。最有代表xing的当然是小说主人公、永远长不大的小老头丙崽。他含意不明的两句话、怪异的外貌乃至喝完毒汁而未死的结局,都难以理解。那用公ji血引各种毒虫干制成粉,藏于指甲中弹到别人茶杯中致人死命的妇人,山里那鸟触即死、兽遇则僵的毒草,都具有神异se彩。

  其三是有意识写出人物活动的不确定xing。比如关于丙崽爹德龙的去向就有好几种说法,于是德龙这个人物也变得晃晃忽忽、难以捉摸了。其四,神话传说的引入直接给作品造成神秘se彩。比如关于刑天的传说、关于五支nai和六支祖跟着凤凰西行的传说。上述诸种手段造成的神秘se彩是这部中篇小说的基本美学风格。

  小说的悲壮美主要来源于对ji头寨人们惨烈的死亡与凶悍的“打冤”的描写。在ji头寨人的意识中,坐到削得尖尖的树桩上去死最慷慨、最惨烈,是君子的死相,所以仲裁缝要去坐桩。他们认为为了宗族的生存而死是理所应当的,所以老小弱残那样认真、坦然、自豪地去喝毒汁,让青壮年男女无牵无挂地去寻找新天地、创造新生活。“打冤”中的砍牛头占卜、杀个男人和牛一起煮了分给大家吃,已经不仅仅是悲壮,甚至散发着一gu原始、野蛮的气息。

  小说的喜剧se彩主要来源于仲裁缝的儿子仁宝这个人物。他的故弄玄虚、不新不旧的语言和行为方式因与其生存的环境不和谐而显得可笑。在准备“打冤”的时候,他郑重其事地和许多人告别,好像马上就要去赴汤蹈火,但告别之后却什么也没干,依旧穿着大皮鞋壳子在寨子里晃来晃去。这个带些喜剧xing的人物缓解了小说的神秘气息和悲壮se彩给人的压抑感。

  如何透过小说奇特的美学风貌把握其思想内涵呢?应当注意:小说富于象征意味的表象世界为多种解释提供了可能xing,因此小说的思想蕴含必然是丰富的。但从总ti上看,它表现的是一个生命群tiji头寨的人们)从愚昧、衰败到走向新生的艰难历程。在这个意义上,丙崽和ji头寨的人们具有某种一致xing,虽然ji头寨的人们厌恶、羞辱丙崽,但在愚昧这一点上他们和丙崽没有区别。在他们眼里,丙崽一会儿是可以随意羞辱的白痴。一会儿又成了被顶礼膜拜的大仙。他们不理解丙崽,是因为他们不理解自己。丙崽的永远长不大,暗示着生命与时间的停滞。ji头寨的人们也同样陷于这种停滞中。他们祖祖辈辈重复着同样的生存方式,就像丙崽永远是同一副面孔一样。

  小说对ji头寨大迁陟时的焚烧房舍、毒杀老小弱残的描写,可以理解为一种隐喻:新生命只能诞生在火的洗礼与去腐生肌的蜕变中。不过,对于《爸爸爸》这样一部具有高度象征xing的作品来说,不同的读者,可以从不同角度读出不同的味道来。

《《爸爸爸》作品鉴赏》全文在线阅读完毕..
浏览韩少功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