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侦探小说>大谷羊太郎>打错的传真

打错的传真

大谷羊太郎作品

  

1

  前泽照雄,单身,25岁。直到一年之前,他还在一家中等规模的不动产公司里工作。如今他已是自由职业者,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

  他常常去赌博的场所,即使在工作天也会请假去。值得庆幸的是,因为不受公司上班的束缚,所以日子过得很悠闲。可是,近来他玩得太厉害,赌博一直输钱,甚至欠上了债务。

  7月13日傍晚,前泽在自己单身生活的住宅里横躺着,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债权人每天逼着他还债,欠款深深地刻进他的头脑,以致看着电视,也静不下心来。

  放在房间角落里的传真机发出呼叫声。眼下对他来说,传真机几乎从未用在工作上。他心想,也许又是赌友发来的联络,便起身向传真机走去。

  传真机吐出两张传真纸。其中一张是用电脑打的信件,写着下列内容。

  黑木先生:

  这次又要来麻烦您,实在对不起。在您的帮助下,事情进行得出奇的顺利,我如愿以偿。再次向您表示感谢。虽然上次我已经给了您报酬,但因为我取得的成功完全超出了原定的预想,所以光那些钱,我觉得很过意不去。

  因此,为了表达我的心意,我决定再重新献上一份薄礼。交给您的时间和场所写在另一张纸上。请记住,和以前一样,如果您派人代劳,希望带上这份复印件以便确认。

  我手持一束红se的花以作标记。你在腋下夹一份卷成圆筒的杂志,我马上就能够辨认出来。暗号是:我问您时间,您回答说是中午。其实我曾向您的家里打了几次电话,您都不在家,所以只好使用传真了。如果约定那天见不到您或您派来的人,那么就重新联络。

  如果见到您派来的人,事情办完以后,我们还是按照以前的约定,这是最后一次联络。再见。

        雪野

  另一张纸上画着一份简略的地图。发信人指定的场所,仿佛是一个很小的花园。从私营铁路到那个小花园的路线,画得简明扼要。

  这是怎么回事?——

  前泽歪着脑袋沉思着。

  信里的内容,他怎么也看不懂。发信人叫雪野,这个名字,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收信人叫黑木。当然不是我。而且,这个黑木,我也不认识。——

  前泽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这是一份打错的传真!——

  打错电话的事常见,但打错电话时只要和对方一交谈,就马上明白了。不!在交谈之前,任何一方只要一报名字,就会发现电话打错了。但是,发传真时,双方无法确认,信息是单方面地传递过来,于是就发生了这样的错误。——

  前泽这么想着,将传真信重新读了一遍。这是与前泽完全无关的人之间的通信。

  现在我该怎么办?——

  传真纸的一端用英语和日语写着发出传真的公司名字“ss复印服务公司”,传真号码是数字,字都打印得非常小。前泽知道,这些文字是发传真时自动打印在传真纸上的,因为这是在发信的传真机里事先设置好的。

  马上按这个号码向对方发一份传真,告诉对方传真发错了?——

  前泽最先这么想道。但是,传真的内容阻止了他,使他没有去这么做。前泽又慎重地读了几遍。

  他从文章里找出几个重点进行整理,不久便得出一个结论。

  叫雪野的发信人委托收信人黑木办什么事。事情得到了很好的结果,所以发信人想支付超过原来预定的酬金。即使委托他人去取钱也没有关系。双方分别设有确认对方的标记,也许是因为代理人与雪野是相互不认识的。若是那样,如果我冒充代理人去赴约,叫“雪野”的人会将钱交给我的。——

  在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完全无法想象。可是,从传真信上的内容来看,交了钱以后,两人就永远不再联络了。

  因此,我收到钱以后,即使逃走,也丝毫不用担心会被对方发现。——

  他已经被债务遍得焦头烂额,迫切需要钱,现在他已经一筹莫展。正在这时,这份打错的传真,不正是老天爷恩赐给自己的吗?

  前泽觉得自己非常走运。但同时,他也隐隐地感到不安。通信人的真实身份,他一无所知。传真信有着一种神秘的气氛,令人感到离奇,或有些可怕。

  只是,叫雪野的发信人,从文字的语气来看,好像是一个女xing。——

  见面时即使被揭穿,对方是一个女xing,估计也无力加害于他。

  前泽反反复复地读着传真信,考虑着如何来利用它。究竟能骗到多少钱?不!这时无论其它什么事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能得到钱。

  前泽经过深思熟虑,制订了一个方案。对方身份不明,事情一无所知,所以冒失行动,也许会招致意想不到的危险。那是一个在安全与冒险之间行走的方案。约会那天,他去赴约,试探对方,或了解究竟是什么事情。

  于是,那时有两种做法。冒充代理人时,一旦感觉到有危险,就这样说:

  “其实你把传真错发到我家里来了。因此我本来想马上通知你的,但不知道你的住chu和电话号码,所以就只好到这里来见你,直接将这事告诉你。”

  那时,对方也许会反问:“传真纸上打着发信人的名字和号码,你怎么没有看见?”

  前泽设想好的回答是这样的:

  “是呀。我确实看到ss复印服务公司。但我想这不是私人家里的号码,又不像是一般的公司。从公司名字来判断,那是一家对外服务的商店,专门开展复印和传真业务。

  “就是说,你家里没有传真机。因此你是去有传真服务的商店里,在那家商店里发出的传真。我这样想。

  “因此,我即使将传真发回那家商店里,与你也联络不上。那是白费力气。

  “而且,看着这份传真,我总感觉到里面有着一种隐秘感。这份打错的传真,直接交给你,不让第三者知道。我想,这是最好的chu理方法吧。”

  设想好这些理由,对方还要感谢我,至少自己不会遇到危险。但是,这样的话,对前泽来说,没有任何好chu。害得自己还要朝那里走一趟。如果情况不妙,就找借口溜走。但是,我一定要稳住对方,将雪野这个人带来的钱骗到手。——

  前泽祈愿自己能够冒领到钱。

  

2

  约会是收到传真的两天后,即7月15日。时间是晚上9点钟,地点在板桥区成增的一个小花园里。

  前泽住在崎玉的朝霞台附近。崎玉是坐私营铁道从成增北上第三个车站。

  约会的前一天,前泽见到了美佐子。美佐子也住在同一条私营铁道的沿线,是前泽以前公司里的同事,比他小两岁。……

《打错的传真》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打错的传真》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