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董会平>雕塑灵魂改造灵魂(包忠文、裴显生)

雕塑灵魂改造灵魂(包忠文、裴显生)

董会平作品

  董会平同志的短篇小说《寻找》,在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年中反映强烈,意见纷坛:有的说作者是青年的知音,作品画出了他们的灵魂;有的则以为作者和当代青年隔了一堵墙,对他们的生活作了不真实的反映。一篇小说,能引起这样广泛的关注,这对于作者应该说是一种安慰、一种鼓舞,因为作者可以借此了解社会上的看法,从中吸取营养,使自己成熟起来。

  文学艺术是人类灵魂的一面镜子。雕塑人的灵魂,改造人的灵魂,通过干预人的灵魂来干预生活,肯定真、善、美,否定假、恶、丑,这是文学作者的神圣职责。我们知道,鲁迅在旧中guo写小说,力求写出“沉默”的“guo人的魂灵来”,目的在于“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今天的作者,置身于新的时代,雕塑向四个现代化进军中的人的灵魂,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精神境界,培养社会主义一代新人,催人奋然而前行。《寻找》从培养社会主义新人的愿望出发,写了一组人物,通过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问关系的描写,从各个方面触及了人的种种灵魂,告诉人们:要面对现实,振奋精神,“为中华民族的崛起而献身”。应该说,作者的这种努力是值得肯定的。

  作品用第一人称观察点来叙述,透过女主人公小亮的眼睛来看现实,看周围的人和事。小说一开头,就说:“我算是尝到了闲居的苦味”。看来,这一句话定下了作品的基调。固然,它有自己特定的内容,指的是小亮下乡十年后调回南京等待分配时的心境,可是从整个作品看来,它也表现了小亮对人生、对现实矛盾的一种淡淡的哀愁情绪。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可在中guo这块土地上,却是沧海桑田,一切都起了巨大的变化。对小亮来说,往日的朋友、熟人都不见了,周围的一切事物她都是这样的陌生。她感到莫名的孤寂,尝到人生的苦味。她皱着眉头,冷静地思考着人生,一方面苦苦地回忆往事,一方面又热切地“寻找”现实的道路和人生的真谛。小说题名“寻找”,确有深意在焉。

  我们的时代,是一个新旧交替、除旧布新的时代,我们正chu于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中。小亮这个年近三十的青年女xing,在各方面部比较成熟了。看来,这是时代给予他们这一辈人打下的印记。她有自己欢乐的童年,也经历了十年动乱,看到了那个疯狂年代的全过程。她带着痛苦的教训,冷静地思考着一切。她回顾自己当少先队员时的美好岁月;回顾在红卫兵队伍里的日日夜夜。她思考着自己的父qin——一个有四十五年dang龄的老干部的人生哲学;她思考着meimei小妞这一辈和自己不同的生活命运、生活态度。就在这些“回顾”和“思考”中,我们看到小亮是一个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在不断探求中前进的青年。她并不是靠“回忆”过生活的冥想者,而是一个立足于现实,对革命前途充满信心的有理想、有作为的青年。

  十年动乱,是小亮想得最多最深的一个课题。她想,“我们不顾xing命追求、捍卫的是什么?是真、善、美。可是到头来却是一场大骗局”。它给青年一代带来的伤痕是深重的。她也想,这个大骗局的参予者、受害者——老红卫兵中间,的确有人从此看破红尘,沉沦下去,有人甚至变成了败类危害革命,但也很有一些真诚的革命者。他们“热爱dang,热爱领袖,追求进步,崇仰真理”,站到红卫兵的战旗下。严酷的现实斗争,使他们感到林彪、“四人帮”的“造神论”的虚伪和凶残,敏感到这是一个骗局,自己上了当。但是,他们并没有从此沉沦下去,而是尊奉人民的指令,抱着以身殉guo的决心,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四五”运动!小亮心目中的乔晓阳,就是这一群真诚的革命者的代表,丹柯式的英雄人物。正是这个乔晓阳,开始象一个宗教徒那样,以十分虔诚的心,“狂热地”坚信别人对一切是非曲直的判断,投入“反修防修”的战斗。接着,从自身痛苦的教训中,刻苦地学习马列,冷静地面对人生,作出自己的判断。后来,他因参加“四五”运动而入狱,出狱后,又走上了抗击越南侵略战斗的第一线。乔晓阳的道路,从狂热开始,而冷静地思考,而投身反对“四人帮”和保卫祖guo的战斗,这正是青年一代所走过的战斗道路。乔晓阳这个人物在作品中虽然并未实写,但可以看出作者在他身上倾注了自己的理想和激情,是把他当作“思考的一代、战斗的一代”的杰出代表来写的。的确,这样的人是我们时代青年的脊梁,是可以信赖的,祖guo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小亮对乔晓阳的赞美,不仅在于肯定他真诚地参加红卫兵运动,更重要的是赞美他怀着一颗为革命献身的赤诚的心,敢于从自身的痛苦的教训中坚定地走向人民的独立思考精神。因此,她寻找乔晓阳,不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的情侣,更重要的是她要象乔晓阳一样永远生活在人民之中,按照新时代的需要,执着地追求真理,为实现“四个现代化”献出宝贵的青春。

  正因为这样,小亮对象她爸爸那样革命意志衰退的老干部,是很不满的。写不同人物的灵魂的对比,“把各个人物用更加对立的方式彼此区别得更加鲜明些”(恩格斯语),这是文艺创作的一个传统经验。小亮的灵魂,正是在与她爸爸的对照中,得到更鲜明的表现。确实有那么一些干部,他们虽有光荣的资历,但经过林彪、“四人帮”这场浩劫后,患了政治衰老症和精神萎缩症。他们缺乏正视现实的勇气,不想追随时代前进,一味地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对现实中的一切是一个“愤愤不平”派。小亮的爸爸这个形象,很有点象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他津津乐道的是战争年代的“光荣历史”,反来复去回顾那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但对新长征中更为艰巨而壮丽的战斗却似乎觉得与己无关;他感兴趣的是某某“官运亨通”,某某得了什么病;他最不满意的是“今天的年轻人”,“喜欢电子音乐,思想太自由”。他恨十年动乱,不加分析地把参加这次动乱的群众都说成“投机家”、“乱世英雄”,但对自己曾经在这个动乱岁月里跳过“忠字舞”,声讨过“黑省委”却忘得一干二净,似乎根本没这回事。他甚至连乔晓阳他们参加“四五”运动,也认为是“没有革命原则xing”的表现,说什么“我们dang还没垮,我们军队还没垮,要他一个上阵跳什么?还要不要dang的领导?”这是什么逻辑啊!这不仅否认“四五”革命运动的伟大意义,而且是借口“革命原则”、“dang的领导”,要人民做任人宰割的羔羊。的确如小亮讲的,“现在来嘲笑青年人十年前的幼稚举动,并不表明自己政治上的成熟练达”,对十年动乱,“不是该嘲……

《雕塑灵魂改造灵魂(包忠文、裴显生)》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雕塑灵魂改造灵魂(包忠文、裴显生)》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