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文学名著>韩小蕙>有话对你说

有话对你说

韩小蕙作品

  

  不知道你在哪里,有话对你说。

  昨夜的一场寒雨,把已经凋零得所剩无几的北方,又剥离去一层。抬眼望过去,苍白的天空上,什么也看不见,光听到一支肃杀的悲秋之曲,反复回旋冲撞着,令人绝望。把眼光收回来,期望大地,僵硬的大地躶露出来的,还是大片大片的苍白,连金黄se的落叶也不见几张。

  天间地间虚空间,皆然一片白茫茫……

  于是,感觉也不对了,好像这世界上的五彩缤纷——声响、se彩、图像,山、shui、人,凡是代表着鲜活的、向上的、生命激情的花叶,突然间都从眼前消失了。

  只剩下茕茕孑立的我自己!

  我立时慌了神。虽然平时在茫茫人海中,在喧嚣中,时时刻刻都在祈求一个神示的所在,一心想进到那个没人的地方,独chu。可是当真的发现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时,内心里立即被极度的恐惧重压失衡,凄凉地呼喊着你,求你来救我!

  不知道你是否听见了,有话对你说。

  从那残酷的空白中,我突然ti味到悲悯的情怀。

  生命是多么的短促。生老病死,花开叶落,在冥冥之中,主宰着我们的神,一点也不肯网开一面。

  那么,我们应该多么认真地加倍珍惜地走完自己的生命历程。

  可是,为什么,我们又总不能如此呢?

  有着那么多规矩、限制、禁锢、忌讳、阻碍、条条框框、流言蜚语……蛇一样地缠绕在我们的身上。就连哪怕心灵的一次微颤,也逃不tuo它无时不在的刻毒的眼睛。于是,一颗心儿终日里沉甸甸的,就连对谁多一个微笑,多一点qin情,也似乎犯了罪似的检讨不已。有那么一天,不知是缺了哪根“筋”,我忽然说出了一篇真话,自以为是天下为公的境界,可以起一点惩恶扬善的小小作用。不料,朋友们的电话“叮铃铃”的全来了:

  “你怎么了?你!真话是只能够藏在心里,不可以随随便便说出来的。”

  “你以为只有你最聪明,只有你看到这个世界的丑陋了吗?完全不是,别人比你早一千年,早就明察秋毫了。”

  “怎么能够赞扬人呢?没被你赞扬的人,或者被你赞扬的人的对手们,会怎么想?”

  “批评就更加不能够,哪怕是人人都厌之唾之声讨之的无赖,你看吧,当着他的面,人们还会去跟他握手,扯淡几句天气、身ti一类的废话。”

  “人啊,本来活着就不易,你干吗还要没事找事?要知道,一件珍贵的东西,得之弥艰,毁之殊易!”

  我完全懵了。想了半天,才说出一句久藏在心里的话:

  “我只是想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一些……”

  谁知我的话还未说完,朋友们还未来得及再气急败坏地教训我,缠在身上的那蛇忽然扭动着黑se的身躯,“啪啪啪”地笑开了。它这会儿大概心情正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然后突然顿住,像哲学家似地教导我说:

  “你、不、是、救、世、主。你、不、但、惩、恶、不、成,那、些、恶、棍、还、会、把、他、们、全、部、毒、汁、都、集、中、起、来、对、准、你。等、着、吧,你、好、好、等、着、吧,他、们、会、整、天、整、日、地、追、逐、你,搅、得、你、再、也、不、得、安、生。”

  说到这里,它响亮地甩了一下尾巴,“啪啪啪”地又笑起来。后来又吐着红红的信子,加了恶狠狠的一句:

  “他、们、至、少、会、追、逐、你、一、百、年!”

  “哦,原来是这样。”我大叫一声,song膛轰然裂开来。一gu久蓄的沉重呼啸而去,顿时豁然开朗,无比轻松。我感到久已沉闷的怠倦的心一下子有了活力,浑身的血脉都汩汩地奔腾起来。

  我转身扑到钢琴上,弹了一曲我心爱的拜厄第66号钢琴曲。我的彦弟曾经告诉我:他从这首曲子里,听出了一个倔强的、昂扬的、渴望为真理而冲锋的灵魂。

  不知道你能否理解我,有话对你说。

  钢琴的余音还在回荡,我却沮然垂下头,沉进人类的大悲哀里,心里堵得疼。

  对别人,我一天比一天沉默。

  我只想逃回自己的窝里,依在你温馨的慰藉里,歇息。

  不是因为胆怯,也不是因为没有能力,而是因为极度的失望。

  不知道你是否ti味过那种心里有话,却无从对人倾诉的痛苦?这是精神的苦役。刚才我走在大街上,被夹在人流之中,竟突然茫然失措。穿着漂漂亮亮的男人、女人们,各自向着他们的目标,急急忙忙地走着。而我,却突然不知道要走向哪里,要做什么。我甚至迷惑地失去了自己,被人群的惯xing所裹携,脚机械地挪,心却在空洞洞地流血……

  我就去找我的朋友们。可是他们都出门了,有的去凭吊圆明园的废墟,有的去赏玩香山的红叶,还有的在石景山游乐场翻江倒海……

  我就去找我的文友们。可是近在咫尺的在忙于吟诗作文写小说电影电视剧,天南海北的又是路也迢迢,心也迢迢……

  我就去找我的老师。可是他已经顾不上我,面对着新一茬学生,他的心已被拴在他们身上……

  我就去找我的qin人。可是高堂虽健在,两座肩膀的大山却已被岁月的流shui冲得坑坑洼洼,我不忍再去依傍他们;兄弟jiemei们一个个都没精打采,各自挑着一副沉重的日月星辰,无暇再顾及我;我可爱的小女儿呢,眼睛里清澈无比,一颗率真的心在叽叽喳喳地唱,我又怎能忍心去折断她的翅膀……

  我就去找我的书。可是书太智慧了太原则了太形而上学了,你听:“希望是坚固的手杖,忍耐是旅yi,人凭着这两样东西,走过现世和坟墓,迈向永恒。”(罗高语)他说得完全正确,大智大慧,可是要命的是,我还没有修炼到那么高的境界还顾及不上永恒……

  最后,我又去朝拜宗教。九华山、峨嵋山、五台山,碧云寺、灵隐寺、普宁寺,我寻寻觅觅地都去了。仙山道远,路陡雾大,都没有阻遏住我的决心。可是释迦牟尼只是慈眉善目地望着我,不语。我又去到天津,走进巍峨的天主大教堂。

  教堂好高啊,凌云盖顶,直达天guo,然而我却只看到了痛哭流涕的信徒们,没有见到上帝……

  上穷碧落下黄泉呀!

  我忍不住大声地哭泣起来,一边哀哀地继续我的蹀躞。一路上,不断有好心的路人拦住我,问我怎么啦?我再也顾不得什么规矩、限制、禁忌……呜咽着告诉他们:我在找你!

  不知道你是否接纳我,有话对你说。

  在经历了一连串如熬如煎的心路历程之后,我开始想到生,想到死,想到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太……

《有话对你说》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有话对你说》第2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