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书库>侦探小说>张宇>不夜天

不夜天

张宇作品

  严希堂临睡时,把闹钟调校好,早上六点响闹;因为担心闹钟放在枕边,万一响闹 时,自己在半睡半醒间,会随手把它揿停,然后再睡,故而特地不放在chuang头地方,而放 在yi柜上。到时闹钟响起来,自己非下chuang不可把它揿停,那时人已下chuang,自然也就醒了。

  明天,对他说来,实在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大日子。打从他第一次见到黄昕欣出现后, 他对她便产生了思慕之情。其后费了不少心血,各种刻意的安排,才教黄昕欣在全系那 么多追求她的男生当中,开始留意自己。

  更经过好大的努力,屡败屡试,才在第九次的邀约,得她答应自己的约会。

  其实说出来,所谓的约会,不过是因为学校快要测验了,自己有一份完善的笔记, 而黄昕欣有些地方不太清楚,所以希望他可以教她一下。

  这个机会,是严希堂苦心的安排,他央求早两届毕业的师兄,给他以前教授的笔记, 又花了整整半个月,在图书馆里抄资料,为的就是用这个来作约会黄昕欣的借口。

  自然,还有小小的巧妙,就是不在校园里温习,而到离岛的长洲去。

  严希堂的理由是他的家在长洲有间度假屋,面对着观音湾,十分清静,很适合温习 功课。

  没想到黄昕欣这一次竟然爽快的答应,这给严希堂带来了无限的兴奋。

  本来他约了黄昕欣七点半在港外线码头前面等候,由他家去中区的码头,步行亦不 过二十分钟,他大可以不必这么早起来的。但由于第一次可以单独跟自己心仪的女孩子 一起去长洲,严希堂患得患失,又怕自己会迟到,又怕忽然间黄欣临时有事会失约。

  虽然明知道就算自己再早去码头,非到七点半,黄昕欣也不会出现,但宁早莫迟, 所以他还是决定把闹钟调校到六点就响闹了。

  心情兴奋,竟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严希堂整夜睡在chuang上,都是幻想着,明天跟黄昕欣单独在一起时,自己应该说些什 么话?做些什么?

  其实打从前天开始,黄昕欣答应了长洲之约后,严希堂已经做过无数的幻想,他只 是重复又重复的让它们呈现脑际。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也晓得自己的功课一定要表现出se,要折服女孩子,成绩是 其中一个成功的因素,在这方面,严希堂倒是充满信心的,他一直是全系里头十名最高 成绩的人之一。

  他也曾告诉自己,一定要早点休息,免得精神不够,向黄昕欣解释功课时,不够精 辟,不能显示出自己的功力。

  然而,事与愿违,越是要自己睡,越是睡不着。最后,望了望表,才不过五点,天 还未亮。

  但是,严希堂实在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他爬起chuang来,先到yi柜前,把闹钟按下,便 走入浴室,仔细地给自己梳洗,第一次单独约会,一定要让黄昕欣留下最好的印象。

  当他穿了预早选定的yi服,在镜子前照了又照,都觉得相当满意后,又再细心的梳 理头发——这是最难办的一件事。他要把自己的头发梳理得像是一点也不刻意的自然。 单单是侍候那些头发,已经花了不少时间。

  在镜子前看看,自己觉得十分满意之后,便再细细检查了自己昨夜已经收拾好,准 备今天去长洲带的东西。

  背囊里当然有讲义、笔记,也有零碎的杂物和长洲度假屋的门匙等等。当每一样都 检查妥当后,望望外边的天se,竟然仍黑沉沉的,尚未天亮。

  再看看表,差不多已经六点了。

  “奇怪!怎地今天的天se这么黑的?按理这个时候该天亮了吧?”严希堂自言自语, 有点不服气的,伸头出窗外望一下。

  其实,他极少在这个时间起chuang的,到底这种季节,什么时候天才开始亮,他根本不 知道。

  “老天爷!求你快点天亮吧,我已经等了好多个小时了。”严希堂望着漆黑的天空 祈求着。

  突然,他像给针扎了一下似的叫起来:“我的老天!千万不要是翻风落雨,若真的 如此,才煞风景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由自主一沉,连忙打开yi柜,把风yi也捡到背囊中。

  “还是早点出门口,到码头等,总好过在家里呆等,万一出门时,遇上什么阻碍而 迟到,才真误事,先到码头等,总是放心点。”

  想来想去,还是等不及了,于是便拿起背囊,准备出门。

  不过,他的手才触到门栓,又折回来,拿了一柄可以折起来的雨伞,心想:“万一 真的下雨,而她没有带伞,这把雨伞总可以派上用场。”

  他为自己的费尽心思而感到安慰。

  终于检查清楚,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遗漏了,这才真的悄悄掩上门出去。

  乘电梯到楼下管理chu时,管理员还在他的尼龙chuang上元龙高卧,当严希堂经过他的chuang 边时,还依稀听到鼾声。

  “哼!真有贼入来,要你来有什么用?”严希堂心中冷笑着出了门。

  他这刻什么也不理会,最重要的就是要尽快赶去码头,在码头等待,对他来说,才 会是万无一失呢。

  当他出到街外时,仰头一看,天仍是漆黑的,大概太早,的士也不多见。

  “算了,还是步行去码头比较稳当,万一遇上的士撞车,硬是拉我上警署作证人, 那才误了大事呢。”严希堂简直是什么可能xing都想到,可见他对今天的约会多么重视。

  安步当车,由住chu到港外线码头,只需沿着德辅道西向东行就是了。

  由于严希堂自小就在西区居住,这条德辅道西是他往返中环必经之路,也不知走过 多少回,简直是闭上眼睛都认得路。

  他甚至认识每一家店经营的生意。因为天se太早,竟然没有一家店是开门的,途经 每chu,给他的感觉,好象是三更半夜。

  当他经过一家粥店时,却忍不住停了脚,望着紧闭的铁闸,心中不由自主嘀咕: “这家店明明五点便开始营业的,我记得有一回,与同学们去露营,五点出发,还到这 儿吃了粥才上路的,怎地现在还不开门?”

  伫立在粥店前,不由自主又望了手表一眼,表上显示已经六点四十五分了。

  他抬头一望天se,却发觉连一点曙光也未有。

  “糟了!看来今天一定是个yin天,千万别狂风大雨才好!怎搞的?老天爷故意跟我 作对?”

  心里正在嘟哝着,忽然,粥店的铁闸从里面拉开——

  由于天seyin暗,店内虽然有灯,但那人背光,严希堂无法看清楚对方的面目,不过 他并不关心,他只想尽早走到码头去。

  岂料当他正要加快脚步,走离粥店时,冷不防背后有个声音在道:“这位兄弟,请 留步!”

  严希堂怔了怔,一时间也搞不清背后的声音究竟是否呼唤自己?

  想到自己根本不认识粥店的人,虽然听到呼……

《不夜天》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不夜天》第2小节